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启程文学网 > 现代都市 > 军婚甜蜜蜜,兵王他不撒手了畅销小说

军婚甜蜜蜜,兵王他不撒手了畅销小说

茶叶香 著

现代都市连载

小说《军婚甜蜜蜜,兵王他不撒手了》,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,主要人物分别是徐子矜陆寒洲,也是实力派作者“茶叶香”执笔书写的。简介如下:前世他夫君一直嫌弃她不大度,小气爱计较,可试问那个女子能忍受呢?他照顾他嫂嫂和他侄子比自己的老婆和儿子还来劲,说是因为他哥哥的遗愿。可连亲儿子也说我干嘛这么小气,既然接受不了,为什么还要嫁给他父亲,既然嫁就不能理解一下吗?人家故意抢她的老公,她老公还很配合别人,让她怎么理解?重生回婚礼当天,她不嫁了,愿余生我们不再有瓜葛!不是,我都决定不婚不嫁了,系统还要我去攻略另一位军人,当他夫人……...

主角:徐子矜陆寒洲   更新:2024-07-13 20:22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徐子矜陆寒洲的现代都市小说《军婚甜蜜蜜,兵王他不撒手了畅销小说》,由网络作家“茶叶香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小说《军婚甜蜜蜜,兵王他不撒手了》,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,主要人物分别是徐子矜陆寒洲,也是实力派作者“茶叶香”执笔书写的。简介如下:前世他夫君一直嫌弃她不大度,小气爱计较,可试问那个女子能忍受呢?他照顾他嫂嫂和他侄子比自己的老婆和儿子还来劲,说是因为他哥哥的遗愿。可连亲儿子也说我干嘛这么小气,既然接受不了,为什么还要嫁给他父亲,既然嫁就不能理解一下吗?人家故意抢她的老公,她老公还很配合别人,让她怎么理解?重生回婚礼当天,她不嫁了,愿余生我们不再有瓜葛!不是,我都决定不婚不嫁了,系统还要我去攻略另一位军人,当他夫人……...

《军婚甜蜜蜜,兵王他不撒手了畅销小说》精彩片段


这边,杨胜军一个腾跳纵身下了台。

弯腰,一把抱起了王露就准备往外冲,紧张与担心的表情,与当年如出一辙。

看到这表情,一瞬间上辈子的痛如点燃的烟花一样,迅速弥漫了徐子矜的整个心房……

——徐子矜,一切都结束了,你难过什么?

——以后,你与他、他们,再也没关系了!

心,也就在一瞬间平复。

为了退婚能成功,徐子矜故意追了上去。

朝着杨胜军大声喊着:“杨胜军,不许走,这是我们的结婚典礼!给我回来!”

“我警告你:今天如果你走了,那我们的婚礼就此作罢!”

然而,杨胜军连看都没看徐子矜一眼,头也不回地抱着人往师医院飞奔而去……

徐子矜可不是想留人,她只是想赌一把!

想说一句,上辈子这个时候自己没有说出来的话!

她想看到自己想看到的现实!

果然,她看到了!

在这个男人的心中,她永远都没有他嫂嫂的份量重!

——这真是叔嫂情吗?

——呵呵!或许她上辈子还是没看穿吧?

垂下双眸,一脸讽刺的徐子矜,瞬间变得如千年古井一般,无波无澜。

“娇娇,你别生气,这孩子真糊涂,一会我去骂他。”

看着低头不语的徐子矜,赵红英担心极了。

生气?

徐子矜在心里呵呵:我干嘛要生气?高兴还来不及呢!

——要不是场地、氛围不合适,我还想高歌一曲!

抬头的瞬间,悲伤溢满了眼眶。

看着前婆婆,徐子矜轻轻的问:“阿姨,杨四哥他……真的只是糊涂吗?”

“我理解他的担心,可是这现场这么多人,非得他送人去医院吗?”

“他可曾想过,那是他的亲嫂嫂?”

“就这么不顾一切的,连自己的新娘子都不看一眼,抱着人跑了,你说他是一时糊涂吗?”

“阿姨,我知道您是怎么想的。”

“可是,如果你是我,遇到这样的事情,你不会生气吗?”

赵红英:“……”

——我……我会!

可是,那是她儿子啊!

赵红英耐心的哄着:“娇娇,胜军不这种人啊。”

“你认识他这么多年,他的品德,你知道是没问题的。”

“他真的只是太担心他嫂嫂了,毕竟他答应了他哥哥照顾好嫂子的,你就原谅他一回好吗?”

原谅?

她要是会原谅的话,就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了。

听到这两字,徐子矜心中讽刺的大笑三声,可脸上涌起的是一世的凄凉。

——上辈子就是因为太爱,所以她选择了原谅!

——原谅的结果是什么?

——是一辈子的痛苦与不幸福。

这辈子,她不会了!

爱是自私的!

徐子矜知道,或许杨胜军并不是爱自己的嫂嫂,对她真的只是尊敬。

可王露对他,铁定是有特殊的感情。

她不会和一个博爱的男人过一世了,虽然他真的很伟大。

可这种“伟大”,她受不了!

她生孩子时,她的男人守的是高烧不退的嫂嫂。

她的儿子想上私立双语中学时,他选择的是把钱给侄儿去省城最牛的学校复读!

她想受到杨家的庇护,调进部队小学,他不肯动用公公的关系走后门。

而他嫂嫂想换工作时,他却四处找战友帮忙。

他说,哥哥死前求他一定要代他照顾好他的嫂嫂与侄儿。

嫂嫂提出来了,他没法拒绝。

他做到了一个好弟弟、好叔叔。

可却忘记了自己是一个丈夫、一个父亲!

这样的男人,送她都不要了!

看着赵红英满脸的担心,徐子矜并没有说什么。

有的时候,行动胜于语言。

伸手,她把胸口的大红花缓缓摘下。

轻轻的,放在了这个前婆婆的手中,顿时泪如雨下……

这下,赵红英更急了!

“娇娇、娇娇,别别……别别哭~~”

“妈一会好好教训他……好孩子,别哭……”

妈?

喊了十几年的妈,这一个“妈”字,假哭的徐子矜真哭了!

上辈子公公婆婆开始对她是真的好,当女儿来疼。

只是她与杨胜军一直闹,又有小姑子的挑拨离间,两老人才疏远她。

可这闹,能怪她吗?

为了这个男人,她独自一人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上学、工作、嫁人。

她容易吗?

无数次,她的男人因外人把她扔下。

难道她应该笑着把他送去别的女人身边?

别人或许做得到,可她做不到!

想到此,徐子矜擦去眼泪,朝赵红英深深鞠了一躬。

“阿姨,谢谢你这几天的招待,愿您和伯伯两人,余生多保重!”

“我不会原谅他的,永远都不会!”

“我的男人只能抱我,除非您,之外,他不能抱任何女人!”

真的只肯叫她阿姨了吗?

再一次听到这称呼,赵红英心里“咯登”了一下:完了,这孩子真生气了!

——这可怎么办啊!!!

可容不得赵红英多想,只见徐子矜跳下婚礼台冲了出去……

“娇娇……娇娇……回来……回来!老杨,快去追啊!”

赵红英立即就要去追,站在一边的女儿杨文静却一把拉住了她。

“妈,这种女人有什么好追的?”

“心胸这么小,她要走就走好了!留下她来干嘛?”

“她走了,我四哥找个比她更好的!”

杨文静的话一出,赵红英脸一黑:“死丫头,你胡说什么呢?她父亲是你爸的救命恩人!”

“还不赶紧跟我去把人追回来?”

“你是想让人说我杨家人忘恩负义吗?”

杨文静揪了揪嘴,只能假模假样跟着亲妈往外追了出去。

却说徐子矜拨开人群往外跑,本来她只是做给别人看的,哪知这机关食堂一出门就是个坡……

“啊!”

脚踢在了一块石头上,双腿一软,重心失衡,她朝坡下猛冲了下去……

徐子矜心中大呼:卧槽!刹不住车了,这下不死也得残!

——完蛋了,用力过猛了!

“砰”

就在徐子矜准备闭眼认命之时,突然撞入一个怀抱中。

一股浓浓的男人味蹿入她的鼻尖,只是她来不及看人,鼻尖一痛……

“小心!”

声音几乎是同时响起,徐子矜被撞得七荤八素、眼冒金星、鼻血长流。

瞬间眼前一黑……

小说《军婚甜蜜蜜,兵王他不撒手了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
陆寒洲头也不回地走了,与此同时,文工团……

“文静,你听说了没有?那个姓徐的要嫁给陆寒洲呢。”

李妙玲是杨文静文工团最要好的同事。

她知道好朋友瞧不上徐子矜,甚至经常听到好友叫徐子矜乡下妞……

有这好消息,她自然赶紧来报告。

杨文静刚才出门办事去了,她还真不知道这事。

听到这消息,顿时被震惊得嘴都合不上来了。

“你说什么?”

李妙玲立即把自己听到的消息全部告诉了好友:“我跟你说,现在这事整个师里都传遍了。”

“不信,你去打听一下好了。”

怎么可能?

陆寒洲说过,这辈子他根本就没有结婚的打算!

这么几天功夫,他竟然要娶徐子矜?

不可能的!

杨文静急了:“这怎么可能?这是不可能的、不可能的!”

好友这反应……有点激烈啊?

难道是因为徐子矜本应该是她嫂子,所以她才如此激动的?

窝!

李妙玲耸耸肩:“是啊,刚开始我也不相信,陆营长怎么可能与她结婚?”

“这两人,可是八竿子也打不到一块去的!”

“但现在大家都在传,说陆寒洲的结婚申请已经递交到了干部科,而且领导都批好了。”

不不不,不可能!

杨文静拼命地摇头:“这绝对是不可能的,你到底听谁说的?”

面对杨文静的过度反应,李妙玲心中越加纳闷了:凡事都没有绝对吧?

好友为什么要这么说?

“我是听别人说的,但这消息是李思佳传出来的,还有人看到她去找过陆寒洲。”

什么?

李思佳?

是她说出来的?

李思佳是师文工团的舞蹈演员,这人喜欢陆寒洲,那是全师都知道的事。

杨文静非常不喜欢这个人。

如果是她说的,那肯定没错!

——徐子矜,你这只狐狸精,勾引人的手段好厉害啊!

——不知羞耻的东西,不让你嫁我四哥,你就嫁给陆寒洲?你要不要脸啊!

杨文静心里恨得不行,但表面上她却表现得非常高兴。

“太好了!这下,我四哥终于不用和那个乡妞结婚了,我现在就去告诉我四哥去!”

李妙玲以为自己很了解杨文静,高兴的挥挥手:“快去快去,让你四哥也高兴高兴!”

很快,杨文静跑了。

没等她到家,赵红英也听到了这消息,她立即跑去找徐子矜……

此时,徐子矜正在睡大觉。

前几天因为没完成任务,她没睡好。

如今大事已定,头一入枕就陷入了沉睡。

要不是敲门声太响,她肯定起不来。

打开门,发现是赵红英。

“阿姨,您怎么过来了?有急事吗?”

当然是有急事啊!

不急,儿媳妇就跑了。

赵红英张嘴就问:“娇娇,外面传闻你要嫁陆营长,是不是别人在造谣?”

徐子矜见赵红英跑得脸都发白了,立即让她坐下,并倒来了开水。

“阿姨,不是人家造谣,这是真的。”

赵红英:“……子矜,你是不是在赌气?你不是答应好好考虑的么?”

“要是这样,我让军儿给你道歉。”

道歉?

她要来干什么?

能吃还是能喝?

徐子矜坐下,与赵红英面对面,眼里充满了真诚。

“阿姨,我不是在赌气,而是我已经想明白了:强扭的瓜不甜。”

“你和伯伯都是好人,杨四哥也是好人,但是他不爱我,这也是事实。”

“阿姨,您也是女人。”

“应该清楚嫁一个自己爱得发狂、对方却不爱你的人,一辈子会有多悲哀。”

“我不是赌气,我是看明白了,才决定放下过往。”

“陆营长是全师最优秀的军人,他没有嫂嫂与侄儿要照顾。”

“而且他与我——门当户对!我们都来自农村,他不会嫌弃我的出身。”

这话一落,赵红英知道是女儿惹的祸!

“娇娇,阿姨从来没有这种想法,农村人没有什么不好的。”

“我和你伯伯,三代之前也是农村人。”

“我知道是静儿让你生气了,回去我就狠狠地教训她,你别赌气了好不好?”

她真不是赌气啊!

徐子矜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!

“阿姨,不怪文静同志,甚至我还要感谢她,是她点醒了我。”

“我们都是女同志,您应该理解我的想法。”

“嫁一个你爱得发狂、却不爱你的男人,会很痛苦的。”

“这两年打扰您和伯伯了!以后,请多关照!”

这是真不肯回头了?

赵红英失败而归,此时杨文静正找她。

“妈妈,那姓徐的真的肯放手了?”

看着一脸兴奋的女儿,赵红英心里一阵痛:“静儿,你为什么心眼这么小?子矜到底哪里不好了?”

杨文静:“……”

——她心眼小?

“妈妈,你说什么呢?”

“我怎么就心眼小了,四哥又不爱她,是她赶着要嫁的。”

“你们为了报恩,就牺牲四哥的幸福,我就是看不惯!”

“如果四哥爱她,我肯定不会针对她的!”

会吗?

自己的女儿,赵红英比谁都了解。

她自以为长得漂亮,所以,所有比她漂亮的人她都不喜欢!

当年她与大儿媳妇也是死对头,王露嫁进杨家之前,她可没少找茬!

好在大儿子夫妻恩爱,王露又很懂事,这个家才太平。

看着女儿的双眼,赵红英全是失望。

“静儿,不是我们拿你四哥报恩,而是子矜很优秀。”

“她性格温柔有耐心,聪明漂亮懂礼貌,配你四哥这个木头绰绰有余。”

屁!

杨文静才不承认:“妈,你也把她捧得太高了!”

“我四哥是什么人?是N师的顶尖人才--兵王!是真正的军校毕业生!”

“虽然那陆寒洲也很厉害,但他没上过大学,完全比不上四哥!”

陆寒洲比不上她四儿子?

赵红英可不是个什么都不懂的老妇女,她可是十二岁就参加斗争的老革命!

陆寒洲文化的确没有儿子的高,但是军事综合实力,却高于自己的儿子。

儿子更多的是理论,而他更多的是实践!

“静儿,我说你眼光太浅,却不承认。”

“陆营长……他必定会出人头地。”


第三年代表师里参加军里比武,又是第—。

荣立成知道现在的陆寒洲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愣小兵了。

他只能答应:“行吧行吧,等你有空再说。”

“你要的情况只管放心,我会尽快安排人去查。”

“谢谢连长!”

陆寒洲在查她,徐子矜可不知道,等他走后就关了门。

没有女人的家,根本就不是个家,是狗窝。

她知道不是陆寒洲懒惰,而是架不住三个熊孩子造。

衣服、鞋子到处扔得都是。

三兄弟的床上,比狗窝还乱。

徐子矜在空间找了套看起来比较老土又简便的衣服,戴上袖筒开始收拾起来。

虽然这个年代日子还是比较穷,可有三个孩子,衣物还是不能少。

要不是空间有洗衣机,徐子矜还真不想洗了!

整整洗了三大缸,门口的铁丝都晒满了。

正当她准备洗鞋子时,—个六、七十岁的老婆子进来了……

暗黑的皮肤、花白的头发、满是褶子的脸。

五官并不差,只是—双三角眼看人时,白眼珠多于黑眼珠。

“你就是那个强嫁陆营长的小媳妇儿?”

什么人啊?

这么没礼貌!

上辈子因为杨副师长的关系,徐子矜又是个不爱理人的性子,所以很少与家属院的人打交道。

听着这话,顿时眉头拧成了—团:“大娘,你谁啊?我强不强嫁,跟你有关系吗?”

老婆子撇撇嘴:“当然有关系,你抢了我的活,知道不?”

啥?

徐子矜终于知道这人是谁了!

“你是张大娘吧?”

张大娘的儿子是个副团长,还是她最小的儿子。

三个儿子,就这么—个儿子有出息,她自然跟着儿子到部队来享福了。

因为儿子是个领导,所以张大娘—直高高在上。

看着长得精致的徐子矜,她心里骂着狐狸精。

要知道接送孩子的这份活轻松,—个月能有十块钱进账呢。

可现在,就要被这女人断她的财路了。

张建山虽然是副团长,可有四个孩子要养,家属又没工作,日子并没有过得太好。

—个月十块钱,那可是不少的,甚至让张大娘在儿媳妇面前有了猖狂的底气。

“就是我。”

徐子矜淡淡—笑:“大娘,你这意思是……希望陆寒洲永远打光棍?”

“他这把年纪了,早就到了结婚的时候,就算我不嫁,别人也会嫁。”

“退—万步,他真打光棍,那几个孩子也—样会长大。”

“再过两年,他们三兄弟—长大,也不用你接送了,对吧?”

对个鬼!

两年,你知道那是多少钱吗?

—想到钱,张大娘的心就痛得不行:“反正你也嫁了,这是没办法的事。”

“而且我是个善良人,也不好拆散你们。”

“这样吧,陆营长说过,两个小的上学前,都让我接送。”

“他们才五岁,上小学得七岁,还有两年。”

“我也不多要,两年两百四,你给我两百就好了。”

啥意思?

找她要钱?

徐子矜惊呆了!

——就是打劫的也没这老太太心黑吧?

见过不要脸的,徐子矜还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!

果然是人不要脸、天下无敌!

对付不要脸的人,她可没打算客气,顿时脸—冷:“大娘,你这是想钱想疯了吧?”

“这么想要钱,怎么不去抢银行啊!”

“银行里钱多得是,你想拿多少都行。”

什么?

这死丫头在说什么?

就两百块钱,很多吗?

张大娘怒了:“丫头,这本该就是我赚的钱,是你挡了我的财路。”

“我好心提出—个解决的办法,你却这样侮辱我。”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