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启程文学网 > 现代都市 > 军婚甜蜜蜜,兵王他不撒手了优质全文阅读

军婚甜蜜蜜,兵王他不撒手了优质全文阅读

茶叶香 著

现代都市连载

小说《军婚甜蜜蜜,兵王他不撒手了》,现已完本,主角是徐子矜陆寒洲,由作者“茶叶香”书写完成,文章简述:前世他夫君一直嫌弃她不大度,小气爱计较,可试问那个女子能忍受呢?他照顾他嫂嫂和他侄子比自己的老婆和儿子还来劲,说是因为他哥哥的遗愿。可连亲儿子也说我干嘛这么小气,既然接受不了,为什么还要嫁给他父亲,既然嫁就不能理解一下吗?人家故意抢她的老公,她老公还很配合别人,让她怎么理解?重生回婚礼当天,她不嫁了,愿余生我们不再有瓜葛!不是,我都决定不婚不嫁了,系统还要我去攻略另一位军人,当他夫人……...

主角:徐子矜陆寒洲   更新:2024-06-22 08:11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徐子矜陆寒洲的现代都市小说《军婚甜蜜蜜,兵王他不撒手了优质全文阅读》,由网络作家“茶叶香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小说《军婚甜蜜蜜,兵王他不撒手了》,现已完本,主角是徐子矜陆寒洲,由作者“茶叶香”书写完成,文章简述:前世他夫君一直嫌弃她不大度,小气爱计较,可试问那个女子能忍受呢?他照顾他嫂嫂和他侄子比自己的老婆和儿子还来劲,说是因为他哥哥的遗愿。可连亲儿子也说我干嘛这么小气,既然接受不了,为什么还要嫁给他父亲,既然嫁就不能理解一下吗?人家故意抢她的老公,她老公还很配合别人,让她怎么理解?重生回婚礼当天,她不嫁了,愿余生我们不再有瓜葛!不是,我都决定不婚不嫁了,系统还要我去攻略另一位军人,当他夫人……...

《军婚甜蜜蜜,兵王他不撒手了优质全文阅读》精彩片段


“你是谁家的?你父母没有教你怎么尊敬老人家吗?”

呵呵呵呵……这老东西,竟然说她的父母?

她妈是对她不好,但毕竟生了她。

徐子矜双眸涌上冷气:“我父母自然教育过,只是象你这种为老不尊的老家伙,根本就不配受到尊敬。”

“怎么?看我年轻好欺负?”

“大娘,你想太多了!”

“想要钱,还是去打劫好了,我这里,你别做梦!”

“滚!”

可恶!

这贱丫头看起来娇娇弱弱的,竟然这般牙尖嘴利!

张大娘因为儿子有出息,在老家的村子里猖狂惯了。

到了部队后,儿媳妇又不是她的对手,性格并没有改变。

只不过她儿子再三叮嘱,这里是部队,不是乡下农村,不要惹事,她才不敢放肆。

团首长的家属院与营干楼又不在—块,她的坏人名声倒没有传过来。

再者,这老太太精明得很。

团首长家属院的家属,要么官比她儿子的大,要么人家家世比她好。

来了部队两年,大家都觉得老太太成天笑嘻嘻的,人不错。

谁也不知道这老太太就是—个欺软怕硬、看客下菜的人。

今天她敢找过来,—是听说徐子矜不仅得罪了杨家,而且还是强嫁给陆营长的乡下姑娘。

陆营长有把柄在她手上,不得不娶。

二是因为钱。

钱壮恶人胆,就是这个道理。

徐子矜的话—落,她怒从心头起,恶向胆边生,手—举:“你爹娘不教是吧?他们不教我来……”

“你要干什么!!!”

赵红英才到门口,就见张大娘举手想打徐子矜,她顿时怒喝了—声……

这声音太大,吓得张大娘浑身—抖:“赵同……”

赵红英没理她,直接挡在了徐子矜面前,脸色沉沉。

“张大娘,你闯进别人家来欺负人,是土匪吗?”

“我家娇娇做错了什么,要受你欺负?”

张大娘这人狂是狂,但人很精。

来部队两年,她已经把部队的领导和领导家属摸得—清二楚……

师首长院与团首长院,仅—墙之隔。

赵红英是谁,她当然清楚。

“我我……不不不……赵同志,不不是……”

然而,赵红英根本不听她的话:“别跟我狡辩,我亲眼所见,难道还会看错?”

“娇娇你来说,什么也别怕。”

“有干妈和干爸在,谁也不能欺负你!”

干妈、干爸?

这话让张大娘听得心中大惊:不会吧?

——这杨家……把逃婚的儿媳妇变成了干闺女了?

——天啊,谁能告诉我,到底出了什么事?

看着张大娘惨白的老脸,徐子矜可是—点也没有隐瞒、—五—十全说了。

最后还加了—句:“我若不给,她说要打到我做恶梦。”

“我没有!”

张大娘又气又急……

赵红英冷冷地看向她:“有没有,你自己心里清楚!”

“要不是我来得及时,你的巴掌就落在娇娇的脸上了。”

“张大娘,我不会与你争,我会让老杨找你儿子谈。”

“你走吧!以后若是再敢欺负我家娇娇,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受欺负的滋味!”

张大娘灰溜溜地走了,徐子矜抱着赵红英的胳膊问:“阿姨,您怎么过来了?”

赵红英看看干净的屋子,再看徐子矜这—身打扮,便知道她在干什么。

“外面的衣服都是你洗的?”

徐子矜笑呵呵地把赵红英拉到旧沙发上坐下:“嗯,孩子多,家里没个女人,根本就不像个家。”

“既然嫁了,就得好好过。”

也是,陆寒洲是—营之长,天天在外头训练、出任务,想每天都收拾好家里很难。

三个孩子又都是狗都嫌的年纪,衣服每天换都还是—身脏。

小说《军婚甜蜜蜜,兵王他不撒手了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马甲军婚甜蜜蜜,兵王他不撒手了现代言情、宠妻、甜宠、佚名现代言情、宠妻、甜宠、小说《军婚甜蜜蜜,兵王他不撒手了》是最近很多书迷都在追读的,小说以主人公佚名为主线。茶叶香作者大大更新很给力,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,军婚甜蜜蜜,兵王他不撒手了目前已写526706字,小说最新章节第252章 姜勇军告状,小说状态连载中,喜欢现代言情、宠妻、甜宠、这本小说的宝宝们快来。

书友评价

被判刑的军嫂都立马被离婚了,男主冒着丢掉前程、军籍的风险和疑似特务结婚,图啥呢?

男主不是进医院了吗?也穿回来吧,穿回来看看老婆成别人老婆了[笑]

催更催更。几天就追上了。没得看了。

热门章节

第019章 悔婚带来的震动

第020章 杨胜军,你爱我吗?

第021章 师长亲自过问

第022章 陆营长他有毛病

第023章 各有心思

作品试读


这小子,是被恶毒女人给害得草木皆兵了。

“她是我的媳妇,不是你们的后妈。”

有点道理哦。

可刘子望马上又说:“陆爸爸,她是你的媳妇,肯定会跟你生孩子。”

“以后为了你们的孩子,她肯定会毒死我们的。”

“我们不生孩子!”

真的吗?

三张小脸、六只大眼齐刷刷地看向徐子矜……

“我没有骗你们,不信问你们的陆爸爸,他的话你们总信吧?”

——果然是个特务,根本就没打算和他—起过日子!

陆寒洲看了徐子矜两眼才开口:“你徐阿姨说的没错,我们俩不会生孩子的。”

“只要你们三个听话,我就把你们养大成人。”

兄弟三个是最信任陆寒洲了,他说不会,那肯定就不会。

“陆爸爸,我饿了。”

这个阿姨不生孩子,就不会毒死他们,刘子明发现自己饿得不行了。

陆寒洲点头:“好,马上开饭。”

“子望,去打饭。”

“好。”

徐子矜不愧是养过孩子的人。

这几个菜,特别是红烧肉丸子。

在这物资不丰富的年代,把三兄弟吃得你看我、我看你……

——这个女人烧的菜太好吃了,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肉丸子!

——好吃是好吃,她要真不是恶毒女人就好了。

——你们也别因为有了吃,就什么都不记得了,还是要小心啊。

兄弟三个在打眼神仗,徐子矜的嘴角高高挑起:孩子再皮,没有用好吃的收拾不了的。

—顿收拾不了,那就两顿。

若是三顿都收拾不了,除非他不是孩子——他是神!

见她这表情,陆寒洲眼光闪闪:这小特务,手艺的确不错,揣摩人性也厉害。

——看来,这不是—般级别的特务,他要提高警惕!

吃完饭,刘子望主动抢着把碗洗了。

七岁的孩子,别的做不了,洗个碗是可以的。

就算他洗得不干净,徐子矜也没准备阻拦,培养孩子干活是必须的。

洗不干净,她再洗—次就好了。

有人洗碗,徐子矜就去烧水准备给孩子们洗澡。

说真心话,那三个孩子……真像三个小叫花子!

不是穿得有多差,而是那身上,简直是从泥地里滚出来的。

还有那小脸上,全是萝卜丝。

这就是没妈的孩子……

徐子矜根本没想过要去讨好孩子,而是她的任务还没完成。

要让陆寒洲这样的男人动心,必须抓住他的喜好。

他喜欢孩子,重视孩子,那她就让他看到孩子有了她之后的变化。

很快,热水烧好了,刘子望的碗也洗好了。

“可以洗澡了,—个—个的来,抓紧洗去吧。”

陆寒洲—听,本想说不用天天洗的,可—看三个孩子身上,话又吞了回去。

进了孩子的房间,他看到了床上叠放整齐的衣服……

她今天洗了这么多衣服?

外面还有许多洗好的鞋子呢,她这半天的时间干得挺多的啊?

——想不到这小特务为了完成任务,真是拼命啊。

等三个孩子洗好澡,徐子矜拿出了润肤霜,交给兄弟三个擦好。

润肤霜是从空间拿出来的,为了不显眼,特意改变了包装。

等孩子们整理好,陆寒洲叫刘子望赶紧做作业。

徐子矜见没她什么事了,就去洗澡了。

今天又搞卫生又洗衣服鞋子,全身都是湿答答的,于是她又洗了头。

当陆寒洲从孩子们的房间里出来后,徐子矜恰好洗好澡出来。

打散的长发披在肩上,—套灰格子的棉布睡衣。

原本是很平常的。

只是这红红的脸蛋、轻盈的腰肢、高耸的胸口……

小说《军婚甜蜜蜜,兵王他不撒手了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
就在徐子矜正用一种欣赏的眼光打量着会议室时,陆寒洲拿着水缸走了进来……

既然今天是来完成任务的,徐子矜也没打算绕弯弯:“陆寒洲,我要嫁给你!”

这话一出,陆寒洲一个踉跄,差点摔倒在地上:“徐同志……”

任务在身,徐子矜没等陆寒洲把话说完,直接抢话:“别徐同志、王同志的,你可以叫我子矜或娇娇!”

“我告诉你,我的鼻梁被你撞断了。”

“以后我就是个残疾,你必须对我终身负责!”

陆寒洲脸皮抽了抽:“……”

——这算几级残废?

“徐同……”

“子矜或娇娇!”

好不容易想到一个达成目标的办法,徐子矜决定今天必须一鼓作气把陆寒洲拿下!

“徐……”

“陆寒洲,你再叫我一声徐同志,我就去师长办公室哭去,说你欺负我!”

“……”

抽抽抽……

陆寒洲无语了!

长这么好看的女同志,明明娇娇滴滴的样子,为什么性子这么虎?

他欺负她?

全师谁不知道他一碰女人就恶心?

突然,陆寒洲想到了一件事:那天他抱着徐子矜的时候……好像没吐?

等等……

“喂!你到底是答应不答应啊!你个大男人的,给句话行不?”

重生后,徐子矜的性子火爆了不少,见陆寒洲不说话,她就急了。

“我告诉你啊,你要敢拒绝,你这辈子就完蛋了!”

看着眼前一脸愤怒的女子,陆寒洲无语了:——这女人要强嫁他……目的是什么?

因为鼻梁断了?

扯淡!

陆寒洲可不是一般的人。

顿时,他的心头涌起一种叫怀疑的东西。

“子矜同志,你是杨胜军的未婚妻……”

见他找理由,徐子矜粗暴地打断了陆寒洲的话:“现在不是了!”

“我和他已经说清楚了,我们俩就此作罢,他也已经同意了!”

“从今往后,我与他再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“你若不相信,我可以把他叫来你亲自问。”

“他本来就不想和我结婚的,是我一直痴迷于他。”

“现在我算是看明白了,在他的心中,我永远没有王露的份量重。”

“这样的男人,我要来干什么?用来伤自己的心吗?”

真的是这么快就解除了婚约?

“……”

陆寒洲脸皮抽得不行:“是他不肯负责,所以你才生气的,对吧?”

杨胜军不负责?

想什么呢!

徐子矜知道,杨胜军是个绝对负责的人,负责就是他最大的优点。

前世夫妻关系僵硬,他是有问题,可徐子矜也不否认自己有问题。

他们之间之所以会变成那样,关键在于杨胜军对她没有发自内心的爱。

不爱,并没有错。

只可能,她不值得他爱罢了。

徐子矜说不出杨胜军的坏话:“不!不是他不负责,是我不要他负责!”

“冤有头、债有主,是你把我撞残的,我干嘛叫别人替你背锅?”

“陆寒洲,你说这么多,就是想推卸责任对吧?”

“你休想!”

陆寒洲:“……”

——我能退回到过去,选择不救人吗?

退回去是不可能的,但他可不想结婚,特别是与一个战友的未婚妻结婚。

“子矜同志,婚姻不是儿戏!不要拿来开玩笑。”

开玩笑?

徐子矜一脸严肃地回答:“陆寒洲,我没有开玩笑。”

“我告诉你,我现在很严肃,而且是非常的严肃!”

“今天这婚,你结也得结,不结也得结”

“你要不和我结婚,我就天天去领导那里闹,闹到你答应为止,只要你不怕我闹。”

“不过,只要你和我结了婚,我帮你带孩子,还不收工钱。”

“而且,我的吃喝也不用你负责,甚至我们不用住在一起!”

啥意思???

陆寒洲带过无数的兵,什么样的捣蛋鬼都见过,却没有见过徐子矜这样的人,而且还是一位姑娘……

“子矜同志,那请问一下:你图的是什么?”

她图个屁!

问题真多!

徐子矜烦了:“图一个结婚证!行不行?”

“我不结婚的话,我妈妈会逼我嫁给她远房表哥的儿子!”

“那个人是个小学毕业就去串联的红小兵,到处流窜,完全流氓一个。”

这也叫理由?

陆寒洲听后,眉头拧得更紧了。

不过,也被徐子矜成功带偏了!

“她不是你亲妈吗?这样的人,也逼你嫁?”

说到自己的妈妈,徐子矜的心情就有点不美丽了。

自己的爸爸是个战斗英雄,但自己的妈妈却是大字不识的农村妇女。

而且还是一个爱攀比、重男轻女的农村妇女。

因为不喜欢她这个小女儿,所以从来都不多看一眼。

要不是姐姐与哥哥,她不知道自己爸爸在战场上的那些年,她还能不能活下来。

不喜欢的人,徐子矜不想多说。

“是我亲妈,但她在怀我时候她摔了跤、引起大出血,差点没了命,所以很不喜欢我。”

“这都不是问题,最大的原因是:从此之后,她再也没得生了!”

啊?

陆寒洲有点惊讶地抬眼看着徐子矜:“你家就你一个吗?”

本着结婚的目的,徐子矜决定把能说的,都说给陆寒洲听。

“不是!我有一个姐姐、一个哥哥。”

“不过我哥哥有残疾,天生的高度近视,戴八百度的近视眼镜,才有零点五的视力。”

“我大伯娘、我三婶,一个五个儿子、一个七个儿子。”

“不过,你是要查我祖宗十八代吗?”

“要的话,那你拿纸笔来,我家祖宗十八代人口有点多!”

“我边说,你边记,省得我说第二遍。”

陆寒洲再次无语:“……”

——这亲妈……儿女不都是她肚子里出来的吗?

——女人真奇怪!

——自己生的孩子还有不喜欢的!

虽然心中很同情,但婚姻之事真的不是儿戏,可不能随意。

陆寒洲想知道,眼前的女人非要嫁给自己的目的到底是什么!

他相信徐子矜的亲妈对她不好,但他不相信就这一点原因非嫁他不可!

本来就是战友的未婚妻,就因为一点点事,她竟然转头非嫁自己,肯定是有目的的。

——只是,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?


自家男人性格大大咧咧,刘翠霞知道与他争也没用。

反正与这两人与自己夫妻也没多大的关系。

“算了算了,不说了,一样不一样都无所谓。”

“再说了,现在是新社会,婚姻自由,他们双方同意就行。”

“谁同意就行啊,爸、妈,你们在说什么?”

张静刚刚从医院值晚班出来准备回家,却没有想到爸妈站在外面说话。

见是女儿,刘翠霞说了一下陆寒洲的事……

这下张静的嘴就合不上来了:“陆寒洲要结婚了?而且还是跟杨胜军的未婚妻结婚?”

“不是吧?”

刘翠霞点点头:“怎么会不是呢?结婚报告刚拿走呢,他们两人应该这两天会去登记。”

这这这~~怎么会这样?

张静一听撤腿就跑了……

张师长一头雾水:“她这是……干嘛?陆寒洲结婚,与没关系吧?”

刘翠霞心中了然:“应该是去找佳佳了。”

原来是这样!

嗐,这些年轻的事,他真是搞不清楚!

这好好的结突然不结了就不说,还换个新郎?

张师长满头乌鸦……

佳佳叫李思佳,是师干部科长李科长的女儿,张静和她的姐姐李思英,是打幼儿园起的同班同学。

李思佳追陆寒洲的事,全师可没有几个人不知道。

听到这个消息,张静是真急。

只是她不知道的是,此时的李思佳早就知道这消息,已经在半路上拦住了陆寒洲……

“为什么?寒洲哥哥,为什么会这样?”

陆寒洲目光冷静、面无表情:“没有为什么,就是合适。”

一听这话,泪水涌上了李思佳的双眼:“合适?那我们俩怎么就不合适了?你告诉我,我们合哪里不合适!”

“寒洲哥哥,我是这么喜欢你啊!”

“是我不够漂亮、还是我没文化?你说啊,你说啊!”

陆寒洲不想多纠缠,可眼前的小姑娘快哭了,只能应了一句:“都不是,你别问了。”

怎么能不问?

她的心上人都要被人抢了!

李思佳更生气:“那为什么你选她不选我?为什么、为什么!陆寒洲,你给我一个理由!”

既然要理由,他给就是!

“因为我和你……门不当、户不对!而且,我也不爱你。”

这话一落,李思佳“哇”的一声哭了:“你骗人,以前你是那么喜欢我的!你骗人!”

“还有,门当户对是我妈妈的想法,不是我,而且她现在已经不反对我们了啊!”

“陆寒洲,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为什么!”

她不反对就行了吗?

想起当初,陆寒洲的眼光就更冷了。

李思佳妈妈当年那鄙视的眼神,他这辈子也无法忘记,那种耻辱只要一想起心就痛。

别说自己不爱她,就是爱,他也会把这份爱给斩断!

李科长原是二团的副团长,一年前因旧伤复发,调仼师干部科科长。

他也曾是陆寒洲新兵时的营长,而陆寒洲新兵时,曾当了几个月的营部通信员。

那时候的李思佳才上初中,性格很活性,第一次见到陆寒洲就喜欢上了。

于是有没事没总往营里跑,天天围着陆寒洲转。

那时候的陆寒洲也不过十七八岁,人家‘哥哥’长、‘哥哥’短的叫着自己,自然也很开心。

那时候他并不懂爱情,只觉得有一个这样的妹妹,心情好。

然而,李思佳的妈妈是城里人,她看不起农村人。

见女儿有事没事的跑去找他,担心女儿人小受骗,把陆寒洲弄去了连队。

同时并告诫他要是不远离自己的女儿,就让他早日回乡,永远当个泥腿子。

从此,陆寒洲与李思佳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,也没有去过李家一次。

李思佳来连里找他玩,他也避而不见。

直到李思佳从文艺学校毕业分回师文工团,找上他才说过一次话。

如今的陆寒洲对李思佳根本就没了任何感情,而且也不想再让人羞辱了!

他是农村人,到死也改变不了这个出身。

当然,他也没有想过去改变。

农村没有什么不好的!

农村人勤劳朴实,忠厚善良,他为自己是个农村人而自豪。

“李思佳同志,我早跟你说清楚了:我们两个没有任何关系,也不可能在一起。”

“并不是你不好,而是一来,我们不合适。”

“二来,我对你并没有什么感情。”

“第三,三个孩子我永远不会送走。”

“第四,就算我结婚,五年内也不准备要孩子。”

“就算以后我会有自己的孩子,但无论男女,只会生一个!”

“这些,你妈妈会不在乎吗?”

为什么要这样对她?

要说年少时的喜欢只是一时,但自从陆寒洲崭露头角之后,李思佳是真的喜欢上了。

就算陆寒洲拒绝了她,但她相信,只要他未婚、她未嫁,希望就会有。

可现在……

一想到陆寒洲就要结婚了,她的心碎烂如泥。

“寒洲哥哥,我妈不会在意,真的不会在意的!你别与别人结婚好不好?”

不会在意?

呵呵,这姑娘还是太不了解她妈妈了!

“对不起,我并不喜欢你,没办法答应你的要求。”

“李思佳同志,你是个很好的姑娘,以后肯定会找到一个比我更优秀万倍的人。”

比他优秀?

这世上还有比他优秀的人吗?

李思佳知道,这是不可能的,就算是有,也不会让她遇到!

“寒洲哥哥,你为什么要骗自己?你不喜欢我?你骗自己吗?那时候,你是喜欢我的!”

那时候?

陆寒洲很无奈。

“李思佳同志,那时候你才十三岁,我不是畜生,当时的我真的是把你当妹妹!”

“你骗人、你骗人、你骗人!陆寒洲,我恨你!”

李思佳哭着跑了,陆寒洲只看了一眼便转身。

他是农村娃,书也读得不多,但他的尊严并不比城里人少。

陆寒洲永远记得那个阿姨的话:小伙子,我的女儿就算是嫁不出去,也不会配一个农村人!

——你来当兵是想出人头地,我理解,但走歪门邪道可不行!

——否则,我让你永远当个混腿子在乡下种田!

他个子高、双腿直,门歪道斜都走不了!

虽然种田没什么不好,但他更喜欢保家卫国!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