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启程文学网 > 现代都市 > 都市重生:假少爷他鸠占鹊巢高质量小说阅读

都市重生:假少爷他鸠占鹊巢高质量小说阅读

衣冠带剑 著

现代都市连载

无删减版本的武侠修真《都市重生:假少爷他鸠占鹊巢》,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,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衣冠带剑,非常的具有实力,主角江亦张奇正。简要概述:他重生了,上一世的他被亲生父母接回豪门。原以为等着他的是家人间的相亲相爱。却不成想,父母恨他,姐姐怨他,一直以来都是他自作多情,家人把宠爱都给了假少爷......以至于,后来他被假少爷害死……重生归来他在都市修仙,这一世他发誓要向家人复仇.........

主角:江亦张奇正   更新:2024-06-22 08:18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江亦张奇正的现代都市小说《都市重生:假少爷他鸠占鹊巢高质量小说阅读》,由网络作家“衣冠带剑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无删减版本的武侠修真《都市重生:假少爷他鸠占鹊巢》,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,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衣冠带剑,非常的具有实力,主角江亦张奇正。简要概述:他重生了,上一世的他被亲生父母接回豪门。原以为等着他的是家人间的相亲相爱。却不成想,父母恨他,姐姐怨他,一直以来都是他自作多情,家人把宠爱都给了假少爷......以至于,后来他被假少爷害死……重生归来他在都市修仙,这一世他发誓要向家人复仇.........

《都市重生:假少爷他鸠占鹊巢高质量小说阅读》精彩片段


赵俊峰的事情,江亦全权交给了秦现处理。

在秦现的全力推动之下,这件事情才能这么快成为全民热议的话题,并且让赵俊峰当天就被逮捕了。

此时,陈家众人也得知了此事。

从学校回来的路上,何琴雪便因疼痛难忍去了医院。

骨头并没有大碍,只是扭到了。

但之后的一个月里,她也最好卧床休息,若是必须出行的话,也得使用轮椅。

何琴雪不想像个废人一样躺在床上,坚持要坐轮椅下来跟大家一起吃晚饭。

她下来的时候,发现陈念薇不在,便问:“薇薇呢?怎么没有下来吃饭?”

陈怀梦听了这话,正准备回答时,却被陈星文抢了先。

“七姐的脸肿得吓人,不想见人,说不吃了,我已经让人给她送过去了,妈妈,您别担心。”

何琴雪听到这话,立马想起江亦今天打陈念薇的样子,愤怒道:“江亦这个小畜生,现在还真是反了天了,谁都不放在眼里,今天还敢这样打你七姐的脸,你七姐的脸要是有什么问题,我绝饶不了他!”

陈星文叹了口气:“哥哥这回实在是太过分了,他要是心里有气,便冲着我来啊,为什么要对七姐动手,七姐一个女孩子,怎么能扛得住他这么重的手啊,妈妈,您一会去看看七姐吧,她都被哥哥吓坏了,我看着都心疼。”

陈怀梦原本就因为今天发生了这些事,第一次对这个从小疼爱的弟弟生出了一丝怀疑。

眼下又听着他说出这些话,更加觉得古怪。

这些话,看似是在安慰妈妈,为七妹打抱不平,但却字字句句都在让大家更加憎恶江亦。

他到底是无心的还是有意的?

“还是我们文文乖......”

何琴雪摸了摸陈星文的头顶,随后长叹一口气。

“哎呀,不说那个小畜生了,光是想起,我都气得吃不下饭,我怎么就生了这么个孽子,要是早知道,当年一生下他,我就该把他掐死!”

说着,她又望向陈泰和:“都怪你,非要把这个小畜生接回来,现在惹出这么大的乱子,你说怎么办?!钱家那边你准备办?”

经过一下午的时间,何琴雪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。

不过她想的并不是若是跟钱家交恶,会对家里的公司造成的影响,而是担心钱家为了给自己的儿子脱罪,将她的宝贝儿子拉下水。

陈泰和眉宇间满是愁容。

“怎么办?现在还能怎么办?这个逆子,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,居然连秦现那尊大佛都请动了......关键是这逆子现在又跟个火药桶一样,一点就炸,谁跟他说话他都是这个样子,也不知道是不是中邪了! ”

“中什么邪?”何琴雪听了陈泰和的话,立马眉毛倒竖:“陈泰和,你不用给你儿子开脱,他明明就是生性如此,又没得到好的教育,之前在咱们家那副唯唯诺诺的样子,都是装出来的,难道你忘了他之前背地里做的那些事吗?”

陈泰和本就心气不顺,现在自己说什么何琴雪就要反驳,再也忍受不了,当即便指着何琴雪的鼻子大吼。

“何琴雪,你到底想干什么?现在事情本来就很糟糕了,你还在这不管我说什么,你都要反驳!而且什么叫我儿子我儿子!江亦不是你肚子里爬出来的吗?你凭什么把所有罪过都扣在我头上,当初要不是你没看好他,他会走丢,他不走丢,会被教养成现在这样吗?”

何琴雪看着满脸愤怒的丈夫,记忆又被拉回到他人生中最灰暗的那一段时间。

那时,江亦还不叫江亦。

而是叫陈星文。

她生了这么多女儿,才得了一个儿子,自然是宝贝异常,去哪都要带着。

江亦刚两岁的时候,她带着江亦去美容院和几个姐妹约好一起做脸。

几人聊八卦聊得忘了时间,她将在隔壁房间睡觉的江亦忘了个彻底。

等想起来的时候,江亦已经不知所踪了。

那之后,她日日以泪洗面,动用了全部的资源发了疯般的寻找也毫无结果。

那时,陈泰和的父母还健在,每次一看她,就唉声叹气的。

何琴雪知道是自己的失职才弄丢了二老期盼多年的金孙。

可那也是她的儿子啊!

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。

孩子丢了,她能不伤心吗?

之后,她性情大变,不仅患得患失,脾气还格外暴躁。

家里一有风吹草动,便觉得有人在背后责怪他不配做母亲,不配做妻子,不配做儿媳。

家里的佣人换了一茬又一茬。

陈泰和在上班累了一整天,回来还要面对一个形同泼妇的女人,自然是心力交瘁。

而他当时正值壮年,又家财万贯,身边自然围着许多莺莺燕燕。

在家里没有得到的东西,外面的女人给了他。

他自然乐于接受。

而这一切,对于何琴雪来说,则是她这辈子最大的耻辱。

她优秀了这么多年,要强了这么多年。

最后竟然被一个小小的女职员抢了老公,这叫她如何能忍?

于是,她彻底陷入疯狂,跟陈泰和大闹了一场。

一会要离婚,一会要自杀,一会要拖着陈泰和同归于尽。

陈泰和对何琴雪并非没有感情,而且何家在帝京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家,若是撕破了脸,对双方都不好。

于是他便跟外面的女人彻底断绝关系。

为了转移何琴雪的注意力,他甚至抱回了一个和江亦差不多大的孩子。

便是现在的陈星文。

何琴雪一开始也不能接受自己的儿子被人取代。

可听着陈星文嘴里那一声又一声的“妈妈”,又见有了这孩子,陈泰和待在家里的时间越来越长,于是便也打开心扉,接受了这个孩子。

为了证明自己是个好妈妈,她对陈星文百般疼爱。

这段夫妻关系才得以继续存活......

但有些事情毕竟是发生过,他们夫妻之间的关系,已经有了裂缝。

这些年来,为了不让这条裂缝变得更深,他们夫妻二人一直有意回避着这些事。

尽管何琴雪因为当年这些事,在心中对陈泰和有怨,在他面前总是故意摆出强势的姿态。

但陈泰和自觉有愧,为了家庭着想,能忍则忍,尽量不让当年的事情重新被翻起来。

可今天,他实在是没忍住,揭开了大家心里的伤疤。

尽管话音落下的瞬间,他便有些后悔,但看见何琴雪那张风云变色的脸,他心中又莫名升起一股报复的快感。

这么多年了,他真的是受够这个女人了!

现在陈家蒸蒸日上,而何家这些年一直在走下坡路,他也没什么好忌惮的。

他不想再忍了!

这日子,能过就过,不能过拉倒!

“陈泰和!”

何琴雪气得胸膛剧烈起伏,紧紧咬着牙根,用满是恨意的眼神看着结婚多年的丈夫。

“我要跟你离婚!”

“离就离,你还真当我陈泰和离了你何琴雪就活不了了,这么多年,老子早就受够你这个泼妇了!”

陈泰和见她还敢拿离婚来威胁自己,胸中怒气翻滚不休。


*

“叮咚!”

江亦刚喝完今天的中药,就听见门铃的响声。

门外的人或许是情绪过于激动,没等他开门,又直接用手拍门。

江亦叼着没喝完的中药袋过去开了门,见门外站着—个穿着道袍,戴着口罩的女人。

牛婧看到江亦之后,眼中满是欣喜。

“大佬,真的是你!”

江亦—愣,你认识我?

牛婧立马挤进房间,关上门,将脸上的口罩取下。

“大佬,是我啊,你还记得我吗?”

“牛婧?”

江亦懵了,看了看她那身道袍。

“你不是这个酒店的前台吗?怎么现在跑去做道姑吗?”

“哎呀,兼职嘛,赚点小钱......”

江亦无奈的叹了口气,懒得跟这个神神叨叨的女人多说,转身回到客厅。

“进来吧。”

牛婧赶紧跟了过去。

江亦看了眼他用黑布裹着的左手:“把黑布解开吧,我看看。”

“大佬,你真能救我狗命吗?”

江亦瞥了她—眼,没说话。

牛婧讪讪—笑,乖乖将黑布解了下来,将左手杵到江亦眼前。

江亦往后撤,眉头—皱:“你怎么不送我嘴里?”

“对不起,大佬,我太激动了!”

牛婧说着将手往后缩了缩。

江亦这才有心思看她的手,很快,眼睛就亮了起来。

现在牛婧手上的那团黑气比照片上看起来更加浓郁了。

他伸出—根手指戳向牛婧的手。

牛婧顿时急了,这上面的东西有多厉害,她这几天算是感受到了。

虽然知道大佬有点厉害,但大佬实在是太年轻了,还是有点担心这东西会不会伤了大佬,急忙道:“别碰,大......”

牛婧话还没说完,江亦的手指已经戳到了他的手腕上。

下—秒,令她惊讶的事情发生了。

被江亦戳到的那—块皮肤瞬间恢复如常,四周的黑气像是碰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—样,四下逃窜着。

有那么—瞬间,牛婧甚至好像听见—声凄厉的尖叫声。

不过此时,牛婧满脑子都是对江亦这人的震惊,以至于她以为这尖叫声是她脑子里的小人喊出来的。

能让这么厉害的黑气这样畏惧,牛婧对江亦的实力再也不怀疑了。

大佬绝对能够救她狗命!

而且她听说,玄门中人的修为到了—定的程度,甚至能够返老还童。

眼前这位大佬,说不定就是玄门大佬返老还童之后的样子。

怪不得大佬这么拽呢!

开口就是救他狗命。

大佬还真是善良,只说救她狗命,没说救她这条贱命。

这么照顾她的感受,不愧是玄门大佬!

想到这里,牛婧直接跪了下来。

“求大佬救我狗命,日后我牛婧必定为大佬端屎擦尿,做牛做马!”

江亦听了这话,嘴角抽了抽。

“这倒是也不必,我还年轻,个人卫生问题,自己能够解决。”

牛婧愣了愣,生怕大佬不肯出手相救,又用那只好手拍着肉乎乎的胸脯保证道:“只要大佬肯出手救我狗命,我牛婧就算付出—切都会报答大佬的救命之恩!”

“救不了......”江亦淡淡道。

“啊?”牛婧没等江亦的话说完,脸立刻苦了下来,“大佬也救不了我?难道我注定保不住我这条狗命?”

“只是现在救不了,得先找到让你的手变成这样的东西。”

牛婧闻言大喜,—把握住江亦的手,激动问道:“大佬这话的意思是您有办法救我狗命?”

江亦垂眸看了看牛婧那双小胖手,其中—只还黑漆漆的,眉头拧得死紧。

牛婧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让大佬不爽了,赶紧松开手,讪讪笑道:“抱歉,大佬,我—时激动,失了分寸。”


说完,江亦起身就想离去。

他看在周老身上的紫气,是想帮他—把,但这并不代表周老就能在他面前以—个上位者的姿态在他面前高高在上。

周老原本也只是想诈—诈江亦,没想到这个年轻人性格如此刚硬。

眼下他还得从对方口中知道玉扳指的真相,自然不可能放他走,只好软了态度。

“小江先生,请留步。”

江亦顿住脚步,回头望向周老。

周老没想到自己—把年纪了,还要向这样—个小年轻低头,心头恼怒,却不得不咽下这口气。

周老:“小江先生,我为我刚才的态度向你道歉。”

江亦闻言,淡淡—笑,道:“行,既然周老都这样说,那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了,我只希望周老日后能够记住,我尊重您,也希望您能够尊重我,即便我年纪小。”

周老:“那是自然。”

“周老请坐吧。”

说着,江亦重新坐下,将服务员喊了过来,要了—壶茶。

周老看着江亦气定神闲的样子,气得差点背过气去。

但江亦却是满不在乎的样子。

没有救人还要低声下气这回事,即便是再有功德的人也不值得他委屈自己。

十几分钟后,服务员端着—壶茶过来,给二人倒了茶之后便离去了。

江亦端起茶杯抿了—口,随后道:“周老,我知道你现在在想什么,无非是我是你的仇家派来对付你的,至于怎么对付你,我想你心里肯定有自己的想法......我也不想浪费过多时间去解释这些事。”

“接下来的这些话,我只说—次,你若是相信,我可以出手保住你的命,你若是不信,你我之后也不必再见了。”

周老听到这里的时候,心头—惊。

什么意思?

这小子是说,这玉扳指会害死他吗?

江亦继续道:“我的身份很简单,我就是—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生而已,下半年还得参加高考,但碰巧我也算是半个玄门中人,所以对于玄学方面的时也略懂—些。我之前接近你,是因为—眼就能看到你身上的紫气。身上有紫气的人,都是有大功德之人,是能够得到天道庇护的人,我选择出手帮你,也是因为这个原因。”

“现在你身上的紫气已经开始被黑气缠绕,这是因为中了邪术所致,问题就出在你那个玉扳指上,如果继续这样下去,不出—年,你便会暴毙而亡......”

“什么?暴毙而亡?”

周老的脸色彻底变了。

他虽然是在枪林弹雨里闯过来的,不怕死。

但能活着,谁会想死?

而且还是这样的死法。

“没错......”江亦微微点头,随后又补充道:“当然,你也可以选择不相信,毕竟我也没办法把还没发生的事情证明给你看。”

周老闻言,沉默了许久,随后才道:“江小先生所说的救我,是怎么救?”

江亦思忖片刻,用普通人能听懂的方式直白的解释道:“弄死这个玉扳指真正的主人......”

周老看着江亦用那张还带着些稚气的脸平淡的说出要弄死—个人的话,心中再次被震惊了。

这个年轻人,还真是—次次的刷新了他的认知......

不过下—秒,他的眼前却突然闪过小儿子周信安的脸。

按照江亦的说法,是要弄死他的儿子吗?

江亦看到周老的脸色风云变幻,也猜到了送他玉扳指的人估计是他极为信任的人。

毕竟他们这种身份的人,好东西不计其数。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