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启程文学网 > 现代都市 > 官场:一个小人物的野望畅读精品小说

官场:一个小人物的野望畅读精品小说

以墨为锋 著

现代都市连载

古代言情《官场:一个小人物的野望》,是作者“以墨为锋”独家出品的,主要人物有周翊张立平,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,小说简介如下:谁说小人物不配有成为主角的故事!身为草根普通人的我重生了,一下子重回到2005年……从基层民警做起,凭着先知先觉,我屡破大案要案,抓获A级逃犯,让县长亲自接待采访......在风波诡谲的官场上,我开辟了一条独具特色的升迁之路。且看一个普通小人物,如何重写命运,一步步攀上权力高峰!...

主角:周翊张立平   更新:2024-07-04 05:33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周翊张立平的现代都市小说《官场:一个小人物的野望畅读精品小说》,由网络作家“以墨为锋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古代言情《官场:一个小人物的野望》,是作者“以墨为锋”独家出品的,主要人物有周翊张立平,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,小说简介如下:谁说小人物不配有成为主角的故事!身为草根普通人的我重生了,一下子重回到2005年……从基层民警做起,凭着先知先觉,我屡破大案要案,抓获A级逃犯,让县长亲自接待采访......在风波诡谲的官场上,我开辟了一条独具特色的升迁之路。且看一个普通小人物,如何重写命运,一步步攀上权力高峰!...

《官场:一个小人物的野望畅读精品小说》精彩片段


明月当空,夜风习习。

一男两女在东吉县著名的标志建筑物,东吉大桥上并肩同行。

这是田恬提议的,说是散散步,醒醒酒。

“阿翊,你和李倩还有联系吗?”简书月似乎很随意地问了句。

“没有啊,都分手了,还联系什么?”周翊有些奇怪地看着对方。他不明白简书月为何要提及这个话题。

“那你有没有打算,开始一段新的感情啊?”简书月丹凤眼里闪动着异样的光芒,笑着问道。

“咋地,你要给我介绍对象啊?”周翊以开玩笑的语气反问道。

“对啊,你看甜甜怎么样?”简书月立刻一伸手,将满面娇羞的田妖精推到男人面前。

“别开这种伦理的玩笑。”周翊不假思索地拒绝了。

“怎么着,意思是看不上我呗?”田恬面色不禁一变,水汪汪的桃花眼里杀气浮现。

“还好意思说,我拿你们当兄弟,你们竟然想泡我?”周翊摇摇头,语气里透着此事绝无商量的坚决。

简书月与田恬同时怔了一下,随后扑上去对着周翊就是一顿花拳绣腿。

说说笑笑,三人不知不觉已走到枫叶大酒店门口。

临分别的时候,简书月直视着周翊,轻声说道:“阿翊,其实这次看到你,我和田恬都有一种感觉,就仿佛站在我们面前的,是另外一个人!”

周翊闻言心头不禁一跳,心说你们看人真准。

他是周翊不假,但确实不是原来的周翊了。

“你改变了太多,却唯独有一点一直没变,你知道是什么吗?”简书月继续说道。

“是什么?”周翊面色有些古怪地问道。

“距离感!”田恬撇了下粉嫩的小嘴儿,抢先回答道。

“明明看起来很熟,似乎什么玩笑都可以开,但实际上,某人却在心里划下了一道鲜明的界线,将我们和真正的朋友区分开来,我能问问是为什么吗?”

简书月深深看着周翊,那道清澈而明亮目光,似乎想透过对方的眼睛,直抵其内心最深处。

周翊暗暗苦笑,这两个女人的直觉真是恐怖如斯啊,一直以来他还以为自己掩饰的不错呢。

人家都点明了‘某人’,那他这个某人自然不能继续装糊涂。

于是轻叹了一口气答道:“因为你们长得太好看了,不止太好看还太优秀了,不止太优秀,家里还太有钱了!”

“所以说,你是自卑?”田恬试探着问道。

“对对对。”周翊立刻点头表示同意。

“对个P。”田恬不屑地白了周翊一眼,冷笑说道:“在那儿糊弄谁呢?某人心里想的应该是,哎呀,我和简书月田恬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,别看现在处得还行,将来终归有一天会路归路,桥归桥,直至再无联系。”

周翊真的吃惊了。

要不是知道这两个女人一个学法律一个学新闻,他真以为自己碰到了心理学专家。

这特么分析的也太准了。

“我不是,我没有,别瞎说啊……那啥,天很晚了,你们早点休息,咱们明天见。”

周翊干笑两声,向两女挥了挥手,转身快步离去。

看着男人远去的背影,简书月与田恬相视一笑,手挽手走进了酒店大门。

……

白皓瑄与许恒目送着简书月、田恬走进酒店,又过了几分钟,他们才进入酒店,乘电梯回到自己的房间。

“你觉得那小子怎么样?”

白皓瑄倒了两杯温水,并将其中一杯递给许恒,淡声问道。

“还算可以。至少比苏绍凯强。”许恒喝了口水,皱眉回答道。

“那你觉得,田恬是不是对他有点儿意思?”白皓瑄试探着问了句。

“啥意思?我倒是看你妹对那小子不太一样。”许恒斜睨了好友一眼说道。

“那不会,我家书月眼光高着呢!”白皓瑄摆摆手,表示此事绝无可能。

“靠,合着我妹眼光就低了?”许恒忍不住反呛道。

因为在一千年以后,世界早已没有我……

随着动听的手机铃声响起,许恒瞄了一眼来电显示,立刻向好友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,然后接起了电话。

“喂,妈,还没睡呢?哦,你说甜甜啊,她很早就回来了。她和书月一起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,再说我和皓瑄全程保护,有来劝酒的全让我们给放倒了。嗯,没什么特别的,就是普通同学聚会,好的,妈你早点儿睡,晚安。”

三下五除二,轻车熟路地糊弄完老娘,许大公子放下电话,轻轻叹了口气。

他不装了,他摊牌了。

他其实就是田恬同父同母的亲哥哥,只不过父母离异又各自重组了家庭,田恬一直随母姓。

至于白皓瑄,那是简书月的表哥。

而他与白皓瑄则是大院发小兼创业合伙人。

两人此行,都是受家中长辈特别派遣,专程保护妹妹不被别有用心的男人骚扰。

许恒刚接完电话,白皓瑄的手机又响了起来。

“三姨,我正要给您打电话汇报呢。对,书月今晚参加了同学聚会,四男一女,都是初高中同学。其中有个叫周翊的男同学,书月对他有点儿不太一样,哦,您也听过这个名字?对,就是昨夜来救场的那个警察,是县公安局的治安大队长。还有,今晚他还和书月穿了情侣装,等会儿我把照片传给您看看……”

许恒吃惊地看着一个劲儿打小报告打得不亦乐乎的白皓瑄,心说你小子可是真狗啊!

……

周翊回到家中,已经过了零时。

父母早已睡下。

他轻手轻脚地洗漱完毕,躺在床上摆弄着手机。

微信也没有,抖音也没有。

倒是有两条刚发来不久的短信。

内容是一模一样的两个字‘晚安’。

周翊也分别回了一模一样的两个字‘好梦’。

然后,打开了手机记事本。

上面密密麻麻记满了数字代号。

比如6.3、7.20、8.29、10.11……

那是周翊记忆中可能发生重要事件的时间,也是周翊重生这一世,得以实现仕途野心、青云直上的根本保证。


谢炤龙沉默了,他感觉坐在他身旁的年轻警察,就是一个能看透人心的魔鬼。

一点儿都没错。

他就是因为发现了女友出轨,才在色心与恨意的驱使下扑倒了堂嫂李若云。

冲动过后原想着自己死定了,可不知什么原因,堂嫂不但没怪他,还给他做了十全大补汤。

后来他也问过堂嫂。

堂嫂抽着事后烟,十分深沉地回了他一句‘也许是寂寞吧!’

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隔了半晌,谢炤龙问出了第二个问题。

“我就是一平平无奇的小民警,因为运气好抓了个逃犯,才当上了治安大队长。”周翊扫了对方一眼,很诚实地说道。

平平无奇?

谢炤龙心说我信你个鬼!

你这家伙无论相貌气质,言谈举止,以及行事风格,哪一点‘平平无奇’了?

他是做过调查,但他所查到的,未必就不是别人故意让他看到的表象。

就比如他堂哥,表面是省人大代表、著名企业家,但实际上却是一个涉黄涉赌涉黑涉毒的黑老大。

再比如他,表面是个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黑社会头目,但实际上,确实是个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黑社会头目。

还有的人,表面看起来是个小民警,但实际上……谁也不知道背后藏着哪尊大神。

所以对周翊这样的人,你千万不能看他说了什么,一定要看他做了什么!

龙哥这段时间一直在拘留所闭关,苦心编造周翊的背景来历,结果编着编着,自己竟然都有些信了。

连续两个问题,都没得到真正的答案,谢炤龙不但没有失望,心里反而更加的感觉对方神秘莫测。

“你打算做什么?”

这是第三个问题,也是谢炤龙准备问的最后一个问题。

“这个问题问得好!”

在十字路口处,周翊看着亮起的红灯踩下了刹车,他转头看着谢炤龙,用低沉有力的声音说道:“每个人在不同的人生阶段,都有着不同的人生目标。对于我来说,我现在最想做的,就是用最短的时间,坐上傅平江或者严向宇的位置!”

看着对方眼中毫不掩饰的野心和欲望,谢炤龙终于放下心来。

他还真担心周翊是那种刚正不阿嫉恶如仇为民请命的党员干部。

不怕你有野心。

就怕你无欲无求。

谢炤龙觉得自己已经看透了周翊的想法,对方无非就是想借用他的势力清除异己,为其升迁之路扫平道路。

这样说来,他们就是一路人,走得就是官黑勾结的光明大道。

谢炤龙甚至在想,如果他现在‘投资’周翊,并与其结成同盟,那么在不久的将来,他有没有可能成功复制堂哥走过的路,通过构建庞大的关系网,培养壮大自己的势力,从而跳出这小小的东吉县,登上更广阔的人生舞台。

到那个时候,他将不再依赖和惧怕堂哥,当然也就不再担心周翊泄露所谓的秘密。

谢炤龙越想越觉得可刑,越想越觉得有判头。

警车驶入朝阳路,流金岁月娱乐城的巨大牌匾已经清晰可见。

就在到达目的地,谢炤龙准备下车的一刻。

周翊忽然盯着他的眼睛,问了一句令他感到心惊肉跳的话:“你有没有想过,弄死我?”

“没,没有……”谢炤龙目光有些躲闪地否认道。

“你有,但你不敢!”周翊冷冷地戳穿了对方的谎言,微微挑起的唇角露出一抹冷酷而危险的笑容,一字一顿地建议道:“其实,你可以试试看!”


沈默一直在想。

她到底做错了什么呢?

她没有偷她们的东西。

她没有抢谁的男朋友。

她没有在背后说过任何一个人的坏话。

她明明什么都没做过,为什么陶曼如她们会那样恶毒地对待她。

她们骂她是小婊子,是主动勾引别人男朋友的贱货。

她们揪着她的头发,扇她的耳光,冲着她的脸吐口水。

她们撕了她作业和卷纸,把她的书包扔进厕所。

她们最后还叫校外的流氓,把她拖进回家路上的巷子里……

沈默抬起头,冰凉的雨滴落在她稚嫩的脸上,和流下的泪水混在一起,不分彼此。

此刻的天气,就像她的人生一样,阴沉的看不见一丝阳光。

在学校里她没有朋友,回到家里还要面对酗酒成瘾的父亲。

她也想咬着牙,通过努力学习考上大学,远离这里,开始新的人生。

但是,她真的撑不下去了!

妈妈,活着真的好辛苦啊。

我能去找你吗?

“沈默,你发什么疯,特么赶紧给我下来!”

教导主任李秀贵急得直跳脚,在楼下仰头冲着沈默吼道。

校长孙启发一把将这个蠢货推开,用直白而诚恳的话语大声说道:“沈默,如果你是受了什么委屈,你可以和我说,千万不要想不开。你还年轻,不能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,快点儿下来,我向你保证,什么事都可以商量解决。”

“是啊是啊,有事可以商量,沈默,你要听校长的话,赶紧下来。”副校长杨梅一边扬声劝道,一边偷偷向后摆了摆手。

年级组长心领神会,立刻带着几个老师悄悄进入了二号教学楼。

沈默冷冷地俯视着几个校领导。

什么事情都可以解决?

没错,每一次到最后,被解决的都是她这个受害者。

她找过老师,也找过教导主任,还直接找到过校长。

但有用吗?

每一次的挣扎反抗,换来的却是变本加厉的侮辱和折磨。

我不会再相信你们了。

你们都是骗子!

沈默嘴角露出一丝凄凉的笑意,身体缓缓向前倾去。

“沈默,老师求你,求你听老师说两句话。”熟悉的声音从楼下传来,让沈默的身体不禁一颤,下意识地停止了前倾的动作。

“沈默,看在老师以往对你还不错的份上,你答应老师一件事,无论如何,都要等到你周翊哥过来。你忘了老师早上和你说的话吗?你周翊哥是警察,他一定可以帮得到你。沈默,咳咳,老师求你,咳咳,你最后信老师一次好不好?”

郭冬梅声嘶力竭的喊着,一直有轻微的哮喘的她,到最后忍不住咳嗽起来。

警察?

不是说过了,不许报警吗?

拿校长的话当放屁,请问这位老师,你是怎么做到的?

几个副校长仔细一看,原来是高二六班的班主任郭老师,哦,那没事了。

谁让人家有个当治安大队长的儿子呢?

沈默看着那个捂着胸口咳嗽不止的身影,泪水禁不住模糊了视线,她知道郭老师想救她,但是,真的不用麻烦了。

她嘴巴张开,无声的说了声谢谢,然后缓缓闭上了眼睛。

就在这时,一阵警笛声由远及近,传入在场每个人的耳中。

包括沈默在内,所有师生寻声望去,就见两辆警车从校门口飞速驶来。

郭冬梅心里一喜,是儿子来了?

结果显然不是。

从县公安局开车到二中,至少要需要十五分钟的时间。

周翊不可能来得这么快,但他可以直接命令距离二中最近的治安管理大队民警,以最快速度赶到现场。

第三中队长刘智下了警车,手拿喊话器,向着楼上高声喊道:“沈默同学,沈默同学,周翊队长委托我和你说两句话,就算你已经决意选择死亡,你的生命也不应该就这样仓促草率的结束。”

“他以一个警察的身份,以一个哥哥的身份,以一个真心希望你活下去的普通人的身份,请求你,再坚持十分钟,就十分钟,等他过来!”

孙启发和几个副校长,还有安平日报的副主编曹文兴,不约而同地露出一抹诧异之色。

为什么诧异?

就因为这两句话说得太有水平了,尤其最后一句三重身份的请求,绝对可以称得上是言真意切,语挚情长,感人肺腑。

虽然此刻还没见到那位周大队长,但几人的心里已然提前勾勒出一个有学问有才华的有为青年形象。

沈默没有做出回应,但同样,她也没有选择继续跳楼,只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仿佛一尊石像。

郭冬梅从未想过,十分钟竟会是这样的煎熬!

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,眼看着,十分钟的计时即将结束。

她的一颗心不禁悬了起来,但很快,她又变得放松起来。

因为她看到了第三辆警车,而随着警车驶近,她还看到了坐在驾驶位上的儿子。

在来时的路上,周翊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。

现在的沈默,应不应该为她将来犯下的罪行负责?

没错,上一世的沈默罪行累累,死不足惜。

但现在,她却只是一个在家被酗酒父亲打骂,在校园饱受同学霸凌的可怜女孩。

周翊曾经关注过沈默的新闻,其中有两个细节让他至今记忆深刻。

第一个细节,是在庭审现场,沈默在作最后陈述时,她只是异常平静地说了一句话:我曾经也想做个好人,可是,这个世界没有给过我机会!在我陷入绝望之中,拼命挣扎的时候,周围却没有任何一个人,一只手,伸向我!

第二个细节,是在执行枪决的前一周,沈默提出了一个要求,她想去老家那棵大树下,亲手挖出自己当年埋藏的许愿瓶。

只是这个要求,不出意外地被拒绝了。

有人曾说,善与恶,往往只在一念之间;好与坏,也许只缘于当时的一个选择!

如果,如果在这个时候,有人肯向沈默伸出援助之手,那么沈默将来的人生之路,会不会因此而发生改变?

她的结局,是不是也会变得不同!


周翊点起一支烟,目光环视房间周围。

办公室大约有十二三平的面积。

看似空间不大,但按照《党政机关办公用房建设标准》,已经是严重超标了。

只不过眼下这个时期,尚未开始对办公用房、公务用车、公款吃喝等问题进行大力整治,所以各机关单位普遍存在办公面积超标的情况。

办公桌,办公椅,电脑,沙发套,茶杯,就连烟灰缸都是新换的。

由此可见王坚教导员的细心程度。

周翊吸了口烟,将念头转到自己负责的工作上来。

虽然上一世一直在法制大队混,但对于治安管理这一块,他就算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。

东吉县,号称小不夜城。

极度发达的娱乐行业,在创造巨大经济效益的同时,必然也会为黄赌毒黑提供滋生蔓延的土壤。

而对娱乐行业负有监督管理职责的公安局治安管理大队,首当其冲,成为犯罪分子拉拢腐蚀的对象。

在利益的驱使下,官商勾结,甚至官黑勾结的情况,屡见不鲜。

周翊记得很清楚,朱建平、蔡晓波和邵名宝三人,后来都是因为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,落得个锒铛入狱的下场。

如今摆在他面前有三个选择。

要么同流合污,沆瀣一气;要么不管不问,明哲保身;要么迎难而上,头铁硬刚。

重重地将烟头按熄在烟灰缸内。

周翊心里早已做出了决定——

我与罪恶不共戴天!

……

郑一凡捏着手机,心里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。

要不要现在就打电话?

周翊会不会很忙?

晚上请客吃饭,周翊会不会给他面子?

嗡……

还没等他下决心,就觉得手机一震,有个电话打了进来。

“一凡,晚上有时间没,出去喝点儿?”

听着手机里亲切的声音,郑一凡是既感动又惭愧。

哎,他何德何能啊。

想想以前周翊在乡下的时候,自己可有这般主动热情过?

而现在……

只能说,周翊这个人太好了,重情重义,绝对值得深交。

“那必须喝点儿,哦,还有姜昕婷。先说好了,地点你选,我来买单。行行,咱们晚上电话联系。”

郑一凡不知不觉提高了声音,浑然没注意罗主任已经站在他的身后。

“小郑,你去找一下今年第13号文件,嗯,就是那个关于推进社会治安整治活动的通知。然后根据文件精神,结合咱们局实际工作,写份报告给我。”

罗主任耐心地等郑一凡打完电话,这才和颜悦色地给对方分派工作任务。

“好的主任,我这就去办。”郑一凡连连点头,心中一片火热,那种久违了的被重视的感觉,让他全身充满了活力与干劲。

“对了,听说小周的对象黄了?”罗主任似乎不经意地低声问了句。

呃!

看着主任‘你和周翊那么熟你一定知道’的眼神,郑一凡顿时尴尬至极。

他该怎么回答?

他能说不知道吗?

关键他真不知道啊!

心念电转,郑一凡最后只能硬着头皮回了句‘好像是的’。

罗主任点点头,他打听过,周翊原来和刘长林的外甥女处对象,但在今天见面的时候,他闲话家常问周翊有没有女朋友,周翊却笑着摇头。

所以,他才找郑一凡确认一下。

至于为什么关心这个问题,那自然是因为他也有个漂亮的外甥女。

……

晚上六点。

县安局附近的王记杀猪菜馆。

二楼包间里,周翊、姜昕婷、郑一凡、韩秋雁、董鸿运一共五人,围桌而坐,相谈甚欢。

韩秋雁目前在县政法委工作。

而董鸿运则是交警大队第二中队的副中队长。

这两位都是下午给周翊打电话约饭,而周翊考虑到大家都是培训班同事,彼此关系也还行,干脆就安排到了一起。

目光从姜昕婷、郑一凡等人脸上扫过,周翊心中颇有几分感慨。

在这个饭局里,有未来的省人社厅厅长,有未来的市委书记,有未来的市发改委主任,还有未来的副县长兼公安局长。

只有他自己,混到最后连公职都混丢了,啥也不是。

所以说,这辈子必须多努力啊!

就在周翊观察别人的时候,别人也在观察他。

姜昕婷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身边的年轻男人,说实话,她对周翊是相当好奇的。

就抓获公安部A级逃犯这件事,有很多人都认为周翊凭的是运气。

但只要仔细研究整个事件的经过就能明白,除了运气因素之外,更重要的,是周翊具备敏锐的观察力,惊人的判断力,过人的胆力,以及强悍的战斗力。

注意,这不是她说的,而是源自市局刑侦支队几个支队长的评价。

年纪轻,能力强,而且谦虚稳重,不骄不躁。所谓的机会,就应该是给这样的年轻人准备的!

注意,这也不是她说的,而是市局赵跃局长一字不差的原话。

关键小伙儿长得还帅,性格也好,情商也高,将来肯定差不了。

注意,这句话是她说的。

女人对异性的关注总是很敏感。

尤其像姜昕婷这种‘柳叶弯眉樱桃口,谁见了都乐意瞅’的大美女。

姜昕婷知道周翊在观察她,但她并不反感。

因为对方的目光清澈坦荡,完全不含一丝杂念。

与郑一凡的躲躲闪闪以及董鸿运的偷偷摸摸,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
耳中听着周翊喊她姜姐,她心里忽然浮现一个念头,如果真认下这么一个能干的弟弟,似乎也是一件挺不错的事。

差不多晚上十点钟,饭局散场。

五个人一共喝了四瓶白酒,结果就只有喝得最少的郑一凡倒下了。

董鸿运脚步稍显虚浮,充其量算是微醉。

韩秋雁脸色变化不大,看起来就跟没喝一样。

姜昕婷面染红霞,眸光似水,然而神色清醒,身形丝毫不晃。

至于周翊,只看他扶着郑一凡,还能健步如飞,就知道这也是一个酒精考验的战士。

吃得开心,喝得尽兴,更重要的是加深了情谊,从而拓展了各自人脉关系。

这就是饭局文化的特别之处。

姜昕婷等人各自打车离开,周翊也叫了辆出租车,准备送郑一凡回家。

出租车上,郑一凡迷迷糊糊地拉着周翊的手,口齿不清地嘟哝着——

周翊啊,你这个兄弟我交定了!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