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启程文学网 > 现代都市 > 娇软表妹进府:禁欲世子疯魔了全文版

娇软表妹进府:禁欲世子疯魔了全文版

白水青菜 著

现代都市连载

古代言情《娇软表妹进府:禁欲世子疯魔了》,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古代言情,代表人物分别是李煊沈姝,作者“白水青菜”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,作品无广告版简介:(双洁!双洁!&独宠&HE&欢迎入坑&非小白文,这是作者最后的倔强)[心机美人&腹黑世子]沈姝身娇体软,声音千绕百转,在众多一板一眼的世家贵女里面别具风情。怎奈美娇娘一门心思要找个如意郎君,好让自己能够攀附上权贵,从此以后有钱有地位!哪想到一招不慎,被国公府世子抓住把柄。李煊:你看我俊美又多金,还是个准国公爷。嫁给我,可好?沈姝:坑谁,也不能坑自己,嫁谁都不能嫁给李煊,那就是个早亡的!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...

主角:李煊沈姝   更新:2024-07-14 04:00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李煊沈姝的现代都市小说《娇软表妹进府:禁欲世子疯魔了全文版》,由网络作家“白水青菜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古代言情《娇软表妹进府:禁欲世子疯魔了》,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古代言情,代表人物分别是李煊沈姝,作者“白水青菜”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,作品无广告版简介:(双洁!双洁!&独宠&HE&欢迎入坑&非小白文,这是作者最后的倔强)[心机美人&腹黑世子]沈姝身娇体软,声音千绕百转,在众多一板一眼的世家贵女里面别具风情。怎奈美娇娘一门心思要找个如意郎君,好让自己能够攀附上权贵,从此以后有钱有地位!哪想到一招不慎,被国公府世子抓住把柄。李煊:你看我俊美又多金,还是个准国公爷。嫁给我,可好?沈姝:坑谁,也不能坑自己,嫁谁都不能嫁给李煊,那就是个早亡的!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...

《娇软表妹进府:禁欲世子疯魔了全文版》精彩片段


看出李煊眼中的了然,沈姝继续说道:“这跟木簪应该是她经常用之物,常年累月下来,木质自然就将那脂粉的味道吸收进去。虽然这味道乍一闻觉得和很多花娘的味道相似,但仔细闻闻看,是不是有一种梅花的冷香残存在其间?”

李煊又将那木簪放到鼻下,仔细闻之,那浓香之外,确实有掺杂着一种清香。

找到那脂粉真正的主人,剩下的就是交给李煊去查办了。

今夜忙了一晚,等两人坐着马车回道国公府的时候,已经将近子时。

李煊将沈姝送到梧桐院门口的时候,玉镯早就已经焦急的等在门外了。

“小姐!你可算回来了!快让我看看!”,说着围着沈姝转了一圈,看着全须全尾的沈姝心中才算松了口气。

等沈姝回到屋子,玉镯才欲言又止的说道:“小姐!今日李世子带你去哪了?”

沈姝自然知道玉镯的担忧,只能耐心说道:“今日是过了李老夫人的明路,就是为了大公子公务上的事,无碍的。”

虽然嘴上说着无碍,但想起今晚两个人的相处,沈姝还是心中一突。

李煊临走之时还说过一句无头无脑的话,“我家中二弟,三弟已经想看好了人家。”

难道李煊看出自己曾经打过他两个兄弟的主意?

宋家那边也不成!不说长公主对自己的态度有点微妙,就说堂堂长公主的幼子,出门一趟的差点不明不白的被黑熊给拍死。

这风险也太大了些!

看了还得好好找个富贵,但是什么风险的人家。

接下来的几日,沈姝忙着铺子上的事,李煊则是忙着处理周大人被杀一案。

期间,还让李煊头疼的是,就在那晚他将沈姝送回国公府,再到大理寺带人到怡红院捉拿那婢女的时候,那婢女已经吊死在房梁之上。

御书房,皇上龙颜震怒。

底下是大皇子,二皇子,三皇子麻溜一排的跪着,皇上将玉案上的卷宗拿起,瞪着眼睛看着自己这三个成年了的儿子。

啪的一声,将卷宗摔在三皇子的脸上。

“你自己看看,自己府上的长使都干了些什么?说出去也不怕别人笑话?”

三皇子忙将额头触地,“父皇息怒!是儿臣不查,才让那言行有亏的长使,卷入这命案之中!”

在绝对的事实面前,狡辩也没有多大意义,三皇子干脆将错误认下。

但也仅限于那长使言行有亏,不应该夜宿花楼。

旁边的大皇子则是低着头,一脸的惶恐样。

二皇子则是一直都是匍匐在地的跪着,还时不时的颤抖一样,好似害怕到了极致。

反正在父皇这里,他一直就是这样一个唯唯诺诺毫无担当的人设,也没什么不好。

在那颤抖的身子下,面朝地砖的脸上却是一脸沉静。

三天前,大皇子府,亥时三刻。

大皇子的暗卫来报:“启禀殿下,我们的人已经巧妙的将那脂粉的主人透露给锦衣卫指挥使,那牛指挥使为了能在圣上面前邀宠,已经带人往怡红院赶去。”

大皇子放下手中的书册,点了点头,才吩咐道:“事儿做的麻利一些,不要留下任何把柄。必要的时候,舍去暗桩,万不可牵连到我身上来。”

“是,殿下!”,暗卫领命出了大皇子府。

案桌前的大皇子神色晦暗不明,自己已经及冠几年,父皇一直没有要立太子的想法。


故此,从未跟谁提起过,当初是刘娥将她推下的水。

“你们这么喜欢那个三皇子,为何你们不去嫁?”,里面的张嫣仍旧没有消气,但也没好气的打开了房门。

张夫人进去之后将门一关,在走到张嫣旁边低声说道:

“前儿个贵妃娘娘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了嘛!三皇子母族式微,若是往后三皇子得以等位,那我们府上也算是有从龙之功。

你想想,若不是贵妃娘娘得了圣人的宠爱,我们张府能这样一飞冲天?你在京城之中能被这么多贵女捧着?”

张夫人也是那等钻营之人,继续跟张嫣说道:“如今你父兄都已经在朝中任要职,过不了多久,贵妃娘娘那边再想想法子,将你大哥调到兵部,这样我们家再富贵几十年都没啥问题。”

“哼!那还不是牺牲了我!”,张嫣将头一甩。

“我的姑奶奶哟!往后那大盛顶顶尊贵的人就是你了,往后那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。以后万不可说什么不嫁的话了。”,张夫人耐心开导着张嫣。

反观刘娥那边,尝过一次禁果后,倒是放飞了自我。

此刻正依偎在三皇子的怀中,如玉般的手指卷起三皇子的一缕头发。

“殿下,那天多亏了殿下救我。不过往后我定当跟张姐姐好好相处,我这边不过左右也就是多忍让着点。为了殿下你,我甘之如饴!”

说完竟是靠近三皇子耳边,灼热的气息喷在三皇子脖颈处。

三皇子再也不想其他,用帕子遮住刘娥的眼睛,欺身压了上去,“阿姐!阿姐!让我好好疼你!”

刘娥确实要比三皇子大了半岁,只觉得这是三皇子床笫之间的小情调,便也不多想。

皇家取亲,本来程序就比较繁琐,没个一年半载,这流程根本走不完。

每次与三皇子厮混过后,刘娥都会灌上一碗避子汤,就是为了以防万一。

这日,沈姝伤养得已经差不多,前些日子便让玉镯出去打听着看,有没有合适的地段,想盘个铺子下来。

近日自己也研制了不少方子,开个铺子往后多少也能有点进项。

玉镯先前找的店面有点靠近外城,两边住的都是一些五六品官员。

沈姝主仆的马车才拐进小巷,就见对面也同时有马车过来。

“沈姑娘!对头有马车!”,赶车的车夫如实禀告。

秉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沈姝便命车夫避让对方,原以为这也就是普通的让路,大家就此别过。

让沈姝万万没想到的事,今日出行,还给自己找了个大麻烦。

对方马车行到自己让道的岔口上时,赶车的车夫一头栽倒在地上。

国公府的马夫颤颤巍巍的掀开对方马车帘子,里面的一幕更是惨不忍睹。

里面是一个身穿官服的无头男尸!

还好沈姝主仆坐在马车之中,并没有看到那等骇人情形。

出了这么大的事,对方又是有官阶在身的人,只能上报给京兆府。沈姝几人自然也只能退回巷口等着。

不到半个时辰,衙门就派人过来。这次居然是直接由大理寺接手了这个案子,来人正是李煊。

一看是国公府的马车,沈姝和玉镯早已被衙门来人请到了旁边的院子里,此刻旁边摆了一盏茶,可刚刚那血腥味实在是过大,到此时沈姝胃里还翻腾的难受。

李煊进来的时候,就看到美人儿脸色苍白,双眉紧蹙,没来由的就想去将她眉间的不快给抚平。


见跟前的李煊不说话,沈姝抬起眼眸探究的看了过去。

就见李煊一脸的冷冰冰,难道是被上峰责罚了?

正当沈姝要开口告退,李煊便说道:“秋日天寒,表妹莫要在湖边多待,免得染了风寒。”

天公作美,就在李煊说完的时候,一阵秋风吹来,沈姝瑟缩了一下。

李煊身后跟着的赵八,刚巧包袱里就提了今日那裁缝铺子送过来的冬衫,里面就有一件狐狸毛的披风。

赵八还在后面跟玉镯小声嘀咕着。

赵八:城西开了家糕点铺子,下次小爷办差路过,给你也带一盒?怎么样?

玉镯:我不喜欢吃糕点!

赵八:那城东的烤鸭?那烤鸭又肥又香,一口下去,满嘴流油,那滋味儿别提多美了。

玉镯:咽了咽口水,不再说话。

赵八:还有那城南的驴肉火烧………

“披风拿过来!”

赵八:“那………”

玉镯手肘一拐,重重捶在赵八的胳膊上。

赵八茫然的看向李煊抬起的右手,刚刚主子说了啥?

玉镯再次拐了一下,张口低声说道:“披风!披风!”

也不知道这样神经大条的人是怎么给世子当随从的?

“哦!披风啊!”,刚要打开包袱,赵八又嘴欠的说道:“这还没入冬,怎么主子就要披风了?”

李煊现在本就心情不佳,再听到赵八的啰唆,随口便说道:“自己下去领罚!”

赵八将手中的披风递给李煊,便开始讨饶。

“啊!主子啊!看在我成天兢兢业业跟着你出生入死的份上,这顿责罚就免了吧!沈姑娘!沈姑娘,你也给我求求情呗!”

说完两条眉毛似毛毛虫似的竖起来,加上可怜巴巴的表情,看起来实在是可笑。

沈姝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,忍不住“噗嗤!”一声,笑了出来。

见赵八都已经提到自己,正要开口求情。

看气氛缓和,李煊便趁机将手中的披风披到沈姝身上。

“表妹身子弱,可不要着凉了!”

花园里的这一幕,看在有心人眼里,那就是沈姝在蓄意勾引国公府的世子。

看到李煊给沈姝送披风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宝钗。

先前到秋云山的时候,宝钗就已经发现宋二公子对沈姝不一般,心中早已起了嫉妒之心。

现在又看到仿若天人的大哥哥,也对沈姝另眼相看。这些时日以来,沈姝在这盛京城中的名声越来越好。

从来没有什么时候,宝钗有这么迫切的想法,就是要把这一切的美好打碎。

这边送出去了披风,李煊心中仍旧烦闷,回了松涛苑便问赵八:“闻九那边有消息了吗?”

想起主子的糗事,赵八也不敢再吊儿郎当,正色回道:“我这边再下去催催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就听到几声“咕咕……”的叫声,真是说曹操曹操到,这不就来消息了吗?

赵八一手掐住信鸽,一手拿下信鸽脚上的小竹筒,恭恭敬敬的交给李煊。

李煊拿出随身携带的匕首,调开竹筒上所封的盖子,熟练的倒出纸条,只见上面一行小字。

李煊的脸色明显放松了几分,找不到人就好,一切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!

四夫人的含芳院,赵氏正在丫鬟的伺候下喝茶,那边杜鹃过来报:“夫人,三小姐过来给你请安来了。”

赵氏伸了个懒腰,微微皱了皱眉头,显然不是很喜,不咸不淡的说道:“让她进来。”

“宝钗给母亲请安!”

宝钗历来更喜欢嫡母,宝珠有的她都有,反倒是有些看不上自己那有些懦弱的姨娘。


坐在廊下的宝钗装出一脸的若有所思,楠楠说的道:“确实!过几日就要参加赏菊宴了,一直在赶工呢!”

柳儿继续说道:“后来四小姐拿过四老爷送过来的玉簪,在头上试了一下。刚巧墨菊姐姐问四小姐,花蕊配线的,这一打岔,我看四小姐确实是没有取下来玉簪。”

宝钗看看马嬷嬷,“恍然大悟”的说道:“好像后来我确实没有取下那玉簪!墨菊,以后来伺候我歇息的时候,将玉簪放在了哪?”

墨菊听到问话,赶忙跪了下去:“小姐!晚上你从沈姑娘的院子回来,就洗漱歇息了。我我发誓,我真的没有在你的头上看到白玉簪!”

一起伺候的秋菊,也跪了下来:“小姐!昨日我守院门,我清楚地记得,昨晚回来的时候,发间确实没有白玉簪。”

此时墨菊也接着说道:“今早小姐才发现那白玉簪不见的时候,我就沿着昨晚小姐走的路又找了一遍,确实没有看到哪里遗落。”

其实,今早宝钗院子里压根就没人出去找寻过,若非如此,后面宝钗也不会在老夫人那得了训斥,那自然也是后话。

而此时,宝珠听到墨菊几人的对话后,装出一脸的难过样子。

“不会的!姝妹妹肯定不会是那样的人!”

马嬷嬷眉心一跳,怎么扯上了那梧桐院?

那沈姑娘可是自己一路带上京城,经过一路的相处,她什么品性,马嬷嬷还是心中有底的。

再一看此时院中几人的表现,马嬷嬷还有什么不明白?

看来这四小姐还是稚嫩了些!

不知道梧桐苑那位会怎样的应对?故此,马嬷嬷并未多言。

宝钗的人看马嬷嬷不做声,以为几人说得隐晦,马嬷嬷并没听懂几人话中的机锋。

那柳儿想起早上四小姐许诺的话,那可是一个月二两银子的份例!

若是往后当了大丫鬟,不仅每月的月钱高,在这院中也自然身份会提上一提,不用每日在做这洒扫的活计。

柳儿心一横,看着马嬷嬷口中却说道:“小姐!这白玉簪可是稀罕之物!就算是京城那些小官之家,也是很少见的。但在我们国公府中,几位小姐那首饰还能有缺的?”

柳儿见宝钗脸上的喜色,胆子也大了起来,接着说道:“也就是梧桐院里的玉镯,前儿儿个我还看到她盯着几位姑娘头上的首饰瞧呢!”

柳儿当然不傻,自然不会直接指证沈姝,对几位小姐的首饰有觊觎。

此时直指玉镯,目的就是将火引到沈姝身上,为往后的搜查梧桐院做好铺垫。

这搜查的话头总得有人来启,柳儿看了看秋菊和墨菊,见她们看着马嬷嬷,有那开口的打算。

柳儿眼睛咕噜一转,忙抢着说道:“马嬷嬷,我看梧桐院的那玉镯就不是一个省心的!十有八九是昨晚我们小姐过去,不小心掉落后被那玉镯昧起来了!”

柳儿沾沾自喜。

功劳!这可是一个大大的功劳!

话儿既然到了此处,后面查抄梧桐院仿佛也成了板上钉钉的事。

只不过,几人还沉浸在算计成功的喜悦中,根本没人发觉,马嬷嬷的脸色越来越沉。

不出沈姝所料,才日上三竿,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的再次出现在沈姝的梧桐院门口。

宝钗上来便说道:“姝妹妹!我知道你从苏城来盛京,也没见过什么好东西。可那白玉簪是宫中淑妃娘娘赏赐下来的!不是一个普通商贾人家的小姐可用之物。”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