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启程文学网 > 现代都市 > 长篇小说阅读八零长嫂操劳而死:重生后养生了

长篇小说阅读八零长嫂操劳而死:重生后养生了

霍北山 著

现代都市连载

很多网友对小说《八零长嫂操劳而死:重生后养生了》非常感兴趣,作者“霍北山”侧重讲述了主人公宋言之裴聿琛身边发生的故事,概述为:八零、养崽、日常、追妻火葬场宋言之意识到她是年代文男主养母的时候,已经重生了。接下来,按照剧情,她会为男主兄妹当牛做马、劳累一生。最后被丈夫抛弃活活气死。男主亲妈后来居上,和丈夫结婚。她的儿子却成了书中反派,被亲爹送入监狱惨死。宋言之:去你m的。裴家长嫂生了一场病后,性格大变,上不孝公婆,下不顾弟妹。年幼的养子养女被她当老黄牛使唤。大家觉得她疯了。宋言之:是,我是疯了。做人没必要太正常,与其辛苦自己,不如累死别人。-小宝记事起,梦里就会浮现未来发生的事。他知道他妈嫌弃他不聪明,还要收养两个孩子。全心照顾他们,...

主角:宋言之裴聿琛   更新:2024-07-17 04:21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宋言之裴聿琛的现代都市小说《长篇小说阅读八零长嫂操劳而死:重生后养生了》,由网络作家“霍北山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很多网友对小说《八零长嫂操劳而死:重生后养生了》非常感兴趣,作者“霍北山”侧重讲述了主人公宋言之裴聿琛身边发生的故事,概述为:八零、养崽、日常、追妻火葬场宋言之意识到她是年代文男主养母的时候,已经重生了。接下来,按照剧情,她会为男主兄妹当牛做马、劳累一生。最后被丈夫抛弃活活气死。男主亲妈后来居上,和丈夫结婚。她的儿子却成了书中反派,被亲爹送入监狱惨死。宋言之:去你m的。裴家长嫂生了一场病后,性格大变,上不孝公婆,下不顾弟妹。年幼的养子养女被她当老黄牛使唤。大家觉得她疯了。宋言之:是,我是疯了。做人没必要太正常,与其辛苦自己,不如累死别人。-小宝记事起,梦里就会浮现未来发生的事。他知道他妈嫌弃他不聪明,还要收养两个孩子。全心照顾他们,...

《长篇小说阅读八零长嫂操劳而死:重生后养生了》精彩片段


她吓了一跳,忙左右查看。

却在一旁的架子旁边看见了他正背对着自己站在那里,仰着脖子看上面挂着的双肩书包。

宋言之微愣。

还记得上一世她带着那两个孩子来买衣服的时候,售货员找钱找错了。裴季川一口就计算出来,当时很多人都盯着看,还夸他好聪明,这么小就会算数了。

她还有些惊喜,想着这孩子这么聪明,那日后肯定是要送去上学的。

正好他们家属院有育红班,十分便宜。

所以她就给两个孩子买了书包。

没给小宝买是因为她那会儿一直认为小宝无法和外人接触,她根本没打算送他去学校。

宋言之回想起来,都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嘴巴子。

小宝现在这样,是不是说明,上辈子他其实也很想要小书包的呢。

“小宝,你想要这个?”宋言之问他。

小宝回头看她一眼,没说话。

他又低下头,去看自己的脚尖,消瘦的小脸上没有什么表情。

他并不认为妈妈会给他买书包。

因为大家都说他是傻子,都快五岁了,还说不了几个字。

别人家的小孩子都学写字了。

傻子读书就是浪费钱。

宋言之却对售货员道:“麻烦帮我取一下这个书包,我想给我儿子试试。”

小宝一下子抬头看向了宋言之,不敢相信她竟然真要给自己买。

给自己买了那么多衣服了,还要给他买书包?

他感觉好像是在做梦。

而且还是个美梦。

售货员将书包递给她,可能是看宋言之买的多,态度都热络了不少,“这款书包啊是现在小孩子最喜欢的款式,这可是最后一个了。”

“看你买了这么多,你要的话,我便宜给你。”

宋言之点头,把书包塞儿子手里抱着,爽快的道:“我买了。”

小宝小心的抱着自己的书包跟在宋言之的后面,来到了女装店。

换上裙子后,宋言之整个人仿佛都年轻了好几岁。

本就才二十一,之前忽视了自身的打扮。

却忘了,曾经的她也是貌美如花的,从小备受追捧的对象。

宋言之没有犹豫,给自己买了两条。

母子两个大包小包的离开了百货大楼,宋言之绕路去了一家中医店。

老中医门面破旧,可看的人却很多。

等了会儿才到她。

医生看了看她的脸色,又让她张嘴,给她把脉。

最后皱眉道:“你身体很差,气血亏虚严重,久病不愈。”他说到这里看了宋言之身后的孩子一眼,皱眉低声道:“这样下去,你可能只能活到三十。”

宋言之:“......”

上辈子她就是三十岁死的。

死是不可能死的,苟好小命再说。

宋言之问:“医生,有办法调解治疗吗?”

医生点头:“有,不过需要长时间的调养。你身体太虚,需要配合运动治疗,锻炼身体素质。身体素质上来了,抵抗力强了,日后就会慢慢好。”

说完,给她开了药方。

医生还说,她可能很难再有第二个孩子了。

宋言之沉默了一瞬,这件事她生小宝的时候就知道了。

这个消息一传到裴家耳朵里,婆婆可没少对她冷眼,连月子都没让坐就让她去干活了。

这也是导致宋言之现在身体这么差的原因。

按照医生的配方配了药,宋言之拉着儿子回家了。

看她买了不少东西,小宝身上还背着新书包,大院的人一脸稀奇:“这不是小宝吗,买新书包了,难道你打算送他去上学了?”

说话的婶子和司念还挺熟的,叫做李婶。语气有些惊讶,倒是没有恶意。

宋言之看着一脸沉浸自己世界的儿子,温柔的笑道:“是啊,小宝也马上五岁了,送他先去育红班学点基础,以后上一年级就不担心跟不上了。”

李婶笑道:“说的也是,我看小宝虽然不爱说话,但人聪明着嘞。那天你不在家,他还会自己收衣服,哎你说巧不巧,收完衣服老天就下雨了。”

宋言之微愣,看了一眼儿子。

下一秒思绪被一道小孩的声音打乱,“奶奶,我也要和小宝一样的书包。”

是李婶的孙子李铁柱。

他不知什么时候从屋子里跑了出来,这会儿这吸着鼻涕艳羡的望着小宝背着的新书包。

眼都直了。

一天不见,小宝都这么风光了?

李婶子翻了孙子一个白眼,“就你这皮猴子,那么好的书包哪能给你糟蹋?一边玩去。”

她又看向宋言之道:“对了,小宋,我家铁柱我也打算带他过去育红班,你啥时候过去,叫婶子我一声,我们一块儿去。”

宋言之点头。

回到家。

裴季川两兄妹蹲在院子里洗衣服。

看到小宝换在盆里的衣服,裴季川也给洗了。

宋言之牵着小宝回家的时候,两人都呆了一下。

小宝背着自己的书包,看见两人,不自觉的仰起了小下巴。

一副看见没有,只有我有,你们没有的小表情。

裴甜甜羡慕极了。

裴季川也很吃惊,眼眸里带着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羡慕。

裴甜甜忍不住跑过来道:“宋阿姨,小宝是要去上学了?”

她只看过上学的孩子才背这种书包。

宋言之应了一声, 没多说,让小宝自己去玩,自己进屋准备煎药。

中药味道很重,冲鼻子的都很,没一会儿厨房就一大股药味。

裴甜甜想和小宝打好关系,因为她发现宋阿姨很喜欢小宝,但是对他们却很冷淡。

如果和小宝关系好了,宋阿姨说不定也会多看他们几眼。

她主动过去和小宝说话:“小宝,可以分你的新书包给我看看吗?”

裴甜甜长的可爱,如果不是这样的家庭,她必定也是十分受宠的。

然而小宝却不吃这套,他直接抱着书包跑进了房间。

一点也不搭理她。

小宝不喜欢他们,不知道为什么,反正就是不喜欢。

裴甜甜看他这态度,委屈的眼眶都红了。

宋言之给自己灌了一碗浓黑的药,差点吐了出来。

一回头,男主裴季川正正在厨房门口望着她,眼神有些复杂。

她顿了顿,恢复了以往的表情,问:“有事吗?”

裴季川沉默了一会儿,他只是闻到了很重的药味才过来的,正好看见养母喝药。

才知道养母身体并不好,难怪她总是脸色很苍白,做事儿会停下缓一会儿。

他不知道说什么,从小他就是话不多的人。

大家也觉得他很奇怪,妹妹说小宝脑子不正常,也有人说过自己不正常。

所以妹妹说小宝的时候,裴季川很生气。

阿姨要是听见了肯定也会很生气。

他没说话,转身跑了。

宋言之一脸莫名。

她对男主的记忆,一向都是沉默高冷。

一个四五岁的孩子,从小就能这么克制自己的情绪,不得不说也是十分厉害的,难怪人能当男主。

他去学校之后,也很争气,读书都是跳级,没多久就在家属院出名了。

这个年纪的他还能看出一些情绪,可再大一点,这个孩子会越来越冷漠,对谁都是一副生人勿近的表情。

即便是宋言之从小把他拉扯大,他也并没有对她多好。

宋言之原本以为这个孩子性格天生使然。

直到他的亲妈出现,才知道不是他天生冷淡,而是在他眼里,自己根本不配当他的妈妈。

宋言之现在已经不在乎他怎么想了。

她只在乎自己的儿子。

裴甜甜一边哭着一边洗自己的衣服,哥哥不帮她洗,她只能自己洗,她的手之前在周姨家碰水多了,现在一碰到肥皂就火辣辣的疼。

又忍不住哭了。

裴季川看不下去了,过来帮她。

大家刚刚才看见宋言之带着小宝买那么多好东西回来,这会儿又见才来没多久就蹲在院子里洗衣服的两个孩子,难免有些唏嘘不已。

“这小宋是怎么回事啊,人才到家没就让人洗衣服了。”

“是啊,你看那女孩子的手肿的,太可怜了。”

“她还哭呢,不会是小宋骂她了吧?”

“听说人家还是对她丈夫有恩呢,这是寒人心啊!”

大家看他们两个孩子小小年纪就干这种活了,觉得很不忍心。

裴聿琛提着行李包回到家门口的时候,就听见这么些声音。


这会儿来接孩子的家长很多。

本来都要走哪里,听到动静都纷纷停下看戏。

本来还觉得宋言之因为这个原因儿子不能上学还挺可怜的。

但一听朱大军的话,又觉得不无道理。

毕竟他们孩子就在这里上学,要是小宝真的是傻子,万一哪天发疯咬人打人怎么办?

小宝站在旁边,涨红了一张小脸。

他虽然年纪小,但并不是什么都不懂,很清楚道对方是在辱骂自己,还不让他来育红班上学。

小宝知道自己和别的孩子不一样, 他也没法融入其他小朋友。可是他已经很努力的学习了,他会写字,会写一到三十,别的小朋友都不会,他不是傻子。

傻子才不会写数字呢。

但面对对方尖锐的目光,他还是有些抬不起头。

以前也被人说过,但别人都是私底下小声议论,从没有像是这样赤裸裸的大声的骂他,还当着这么多小朋友的面。

这一瞬间,让他想起之前有人和妈妈提起自己是不是不正常的时候,妈妈那无地自容,满脸羞愧的表情。

她没有一句维护自己的话,反而因为自己和别的孩子不一样而感到丢脸。

他下意识的抬头去看宋言之的脸。

然而宋言之的神情却和他想象中的不一样。

她不但没有露出尴尬丢脸的表情,反而十分愤怒。

“我儿子只是不爱说话,比较内向,怎么就是傻子?你也是从事教育工作的人,一点文化人的高尚品德没有就算了,怎么说话还比屎臭?”

一口一句傻字,听的宋言之是火冒三丈。

这话说的也是难听,一下把周围的人都惊住了。

毕竟对方可是这里的主任,平时大家见面了,都是点头哈腰的,生怕得罪了对方。

谁想到一向老实胆小怕事的宋言之,今儿个居然这么硬气,敢这样回骂过去。

一时之间也是十分吃惊。

换做是他们,发生了这事,第一时间是觉得丢人,然后悄悄的把孩子带回去,或者是买点好东西找主任求求情,让他通融一下。

这样骂,她们可没有那个底气。

小宝呆住了。

平时这样说他的人不少,特别是家属院那些女人,也不让他们家里的孩子和自己玩,明里暗里的说他脑子不聪明。

以前妈妈也从来不会因为这个维护他。

可没想到,今天的妈妈居然站在自己面前,因为他而愤怒反击别人。

小宝看着宋言之纤瘦的背影。

这一刻,他觉得这个看起来比瘦弱的背影却充满了安全感和温暖。

朱大军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子,平时别人对他都是低头哈腰的,从没有人敢这样骂他。

还说他嘴巴比屎还臭。

气得他脸上的肥肉都颤了两颤。

对象那边不是说宋言之很好拿捏,胆小怕事吗?

怎么跟她们说的一点都不一样。

虽然有些疑惑,但想着对象说了,到时候从宋言之手里拿到钱,就给他好处。于是朱大军收回了心里那丝丝担忧,拉下脸,摆出领导的气派。

“你说不是就不是?你家儿子的情况家属院谁不知道?大家说是不是这个理?要是发疯了伤了孩子谁负责,我这都是为了大家着想。总不能因为你一个人,而害了所有人吧?做人不能太自私了。”

周围的人回过神来,纷纷点头认同。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